Kiss 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爱岛狛日。

不多,但我觉得发上来能让我更有动力写完。慢慢更新,更新就在这个页面。


标题取自Nightwish-Kiss 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基本是我想对狛日这对小情侣说的全部,及时行乐,别整那些有的没的。







“十神——帮个忙,能和我一起算一下这周的贾巴珍珠和螃蟹的产出吗?我感觉这里的计算出了点差错,但是重新算了好几次还是对不上……”


日向咬着笔盖抬起头,把离身边最近的也是看起来最靠谱的一个人叫住。如平时一般穿着白色西装的十神走了过来——考虑到体型,实在是要赞叹他步伐的轻捷——拿起摊开在日向面前的笔记本,把相关的几页扫视一遍。


“你会算错是因为乘错了天数。哼,这么点简单的数学我来做就足够有余。你去休息吧,日向,脸色那么糟糕,同伴们看到了又会起不必要的担心。”


“是吗?有那么差吗?”


日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但因为餐厅里没有镜子,实际无法确认到底如何。再加上疲劳这种事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于是他选择用微笑回应对方的关心,并略过这个话题。


“我知道了。但是大家马上就要回来集合,等今天解散之后我会去好好休息一下的。谢谢你的提醒,十神。”


“没什么,只是规劝你要有作为领导者的觉悟。队长的身心健康对于整个团队的发展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哈哈,还真像是十神会说的话。”



对于“队长”这个头衔,起初被十神安上的时候,日向多多少少还会婉言推辞一下。同级生之间说成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还把自己当作前者,总是显得有些过分自大。但如今修学旅行过半,大家似乎都默认了十神最先给他安上的这个定位,虽然口头上不会明说出来。无论是每天的采集与扫除安排,间或的集体活动,还是与稍微有点脱线的兔美的交流都交给了他。现在被以“领导者”称呼,日向也只是笑纳。


毕竟这也算得上是半句真话。在常夏小岛贾巴沃克上生活的十六个成员,并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主意志——或者说应对危机的基本能力。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所谓“相亲相爱修学旅行”的真相与本质。


这是新世界程序的一次重启。从上一次异化为自相残杀的数十天中存活下来的五个人,为了挽救与唤醒陷入脑死亡的同伴的一次尝试。一度选择了剥夺他人生命或是被剥夺了生命的高中生们不会知道他们此刻的人格是数据结合微弱脑电波的虚拟产物,也不会知道他们的生活实乃由AI和日向以及其他几人精心维持着的一个温室。


他们更不会知道,重新把他们拉回人世的这个机会是花费了多少口舌和心血才争取得来。


只不过有时候,拼命说服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拯救和弥补的同时,罪恶感也在苛责日向,让他无法不觉得第二次修学旅行只是一场自私而后果极其严重的欺骗。


毕竟摇曳的椰子树与温暖发烫的沙滩是假的,和平、愉快而自由的生活是假的,而虚假的极点是在这表象下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友情也好归属感也好都脆弱得不堪一击,在离开贾巴沃克的那一瞬间就有崩塌的危险。


索尼娅、九头龙、左右田、终里和他的决定从未得到过其余同级生们任何形式的同意,他们只是一厢情愿地假设着所有人都愿意醒来——而如果第二次修学旅行确实唤醒了这些不再是高中生的高中生们,他们将要面对的现实残酷到也许会超出他们的承受能力。


才刚从环绕着善意和欢笑的世界中携手毕业,睁眼就要与昔日杀死自己或自己所杀的人当面对质。在此之上还会得知原本曾属绝望残党,手染无数无辜鲜血的事实。日向已经切身感受过要将这一切接受下来的艰难,也曾在某几个瞬间想过,他们的这百般努力会否最终还是将同伴拽入现实世界的绝望深渊。


但是回想起来,他生命中几个重要的选择与转折点无不都是押上全部身家性命的豪赌。这就足够戏剧性。更重要的是,前几次他几乎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或者说,至少一半是。那么这一次也……没有放弃尝试的理由。他默默祈祷着在一切结束的时候,事态不会向最糟糕的方向滑坡。

 


“日向哥……日向哥!发什么呆呢?快帮我把这些东西提过去啦,小泉姐和我都累坏了——”


西园寺的声音将日向从冥思中拉了回来。他转过身,不知不觉支撑在桌面上太久的手肘一阵钝痛让他蹙起眉头,但他及时将表情隐去,急步过去接过了娇小女孩拖行着的塑料桶。西园寺撅起嘴,显然在表达对于日向救驾迟了一步的不满,振袖随她甩手的动作摇摇晃晃。


“抱歉西园寺,刚才一不小心想出神了……这边交给我,你去休息吧,好吗?今天一天辛苦了。”


然而那双大眼睛并不肯就此罢休,在日向脸上逡巡着,些许的怨气中融入一层担忧,无法为她接下来的刻薄话语所遮盖。


“哼……下次再无视我就不是戴个项圈能解决的事情了,你可是我的奴隶。还有,黑眼圈挂在那里是要怎样啦,你倒了我可扶不动你的。”


第二次被人提醒脸色欠佳,一边感激着西园寺的关心,日向一边开始半分认真地思考起自己的健康状况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尽管心底里他知道根源不在于作息或是过劳。


“谢谢,可能是最近睡得不太好吧……”他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听见西园寺小声的“谢什么”而露出微笑,随即就和走近过来的小泉对上视线。


闲话两句后女孩们牵着手去了餐厅另一端的桌子坐下。日向把注意力投向逐渐变得拥挤的大厅,同伴们三三两两将一天的劳动成果带回往厨房搬运,或是围着摆放食物的桌子取用自己的晚餐。傍晚凉爽的海风混杂进交谈与不时的招呼与笑声中,使得这一刻显得如此宁静而轻快。


日向的唇角不由弯起,前一时的烦忧仿佛尽数卸下。


——但他的心脏在那个墨绿色的背影晃进视野时收紧了。


狛枝与九头龙侧身而过,随意交换了一句什么话。应该并不重要。下一秒他像是察觉到日向的注视并抬起眼。几乎隔着大半个餐厅,却还是那样敏锐。


夕阳倾泻下来,浓郁的橙色边缘晕染出光芒,正巧背光站立的狛枝的发丝在那映照下被镀上浅金的色泽。也许在另一个场合下,日向会承认这十分好看。


然而这一瞬间他只能呆滞地望着狛枝,望着他脸上出现的一抹笑意,难以分辨那究竟是什么含义。说不定只是一个代替语句的招呼,说不定只是礼节性的微笑而已。可是这画面上明暗与颜色的搭配过于精准巧妙,与他深深塞进记忆角落里不愿意回想的一幕丝丝入扣地重合起来。


爆炸。旅馆大堂。笑声。


橙色。满地砖瓦。热浪。


日向没有像平时一样回应一个笑容,惶惶然将视线转移。



                                     *



在贾巴沃克岛上将近一个月的生活平淡得出奇,不符合狛枝对这座水中陆地上会发生事情的任何一类预先设想。


十六个人被抛上某个太平洋的孤岛,没有任何离开手段,按照虚构作品的路数会是野外求生或者自相残杀的最佳舞台。当然,他生命中所经历过堪比虚构作品一样的事情本就不在少数,所以形成这样的思路并不能怪他。


但此刻他只是坐在自己房间里,听着窗外的虫鸣与隐约海浪声,漫不经心地翻着手头的书本而已。没有任何危险,也没有任何威胁。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不会,因为梦是人类的特权。尽管如此,狛枝做过的梦从没几个是令人愉快的就是了。


对于小岛上优越的生态他还是想给予肯定。不同于城市的嘈杂,自然环境能提供最好的阅读背景音,让人轻松进入一种专注的状态,于是阅读效率也会比平时更高。


但今晚是个例外。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文字上。


他不时回想起下午回到餐厅,与日向对视之际对方露出的那副表情。用一个稍显陈词滥调的说法,就像是小动物见到了天敌一般,动摇、恐惧和不安尽数写在脸上,尽管他似乎在努力抑制。而狛枝所做的全部只不过是微笑了一下。下意识地。因为日向总是在与他目光相遇时友好地露出笑容,所以这不知不觉间也成了他的习惯。


对超高校级的同级生们抱着相当程度敬仰的同时,狛枝也对他们抱着同样的疏离。他并不过分热情地回应同伴们的善意,以免恬不知耻地跨过任何礼貌的界线。但日向是一个独特的个体。由他投递过来的积极信号,总能让狛枝产生去反馈甚至去追逐的本能。


然而今天下午的变化实在奇怪到难以捉摸原因。日向避开他的眼睛之后,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继续与其他人交谈。那个样子让他心中突然涌出上前询问原因的冲动,但才刚踏出一步就被迎面连同餐盘一起扑过来的罪木撞倒在地。


是的,他的才能真的很会挑时间发作。


女孩的柔软胸部随着她慌忙擦掉落在他脸上的各种食物挤压着他的身体,似乎在周围一众眼中形成了一副淫乱的画面,因为他耳边响起了各种尖叫,调侃和呵斥。待到混乱场面散去,他再度站起来时,餐厅里已经没有了日向的身影。


狛枝抬眼看了看挂钟。此时将近夜里九点,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如果要重新拾起去询问的打算也不是不可以。而日向的小屋也仅有几步之遥。


他还未曾造访过日向的屋子。被邀请外出的三次他们分别去了图书馆、游乐园和沙滩,兔美给的外出券似乎有着奇妙的限制。但只要得到主人允许,各自的小屋应该也可以进入。他开始好奇起来有没有其他人进过日向的房间,他们又有过怎样的交谈和欢笑。他好奇那个房间会是什么模样。


……而在此之上,他最想知道的是日向独自一人会做些什么来消遣时间。也许此时正和他一样坐在桌前看书,或者在床上躺着发呆。因为没有见过实际的样子,狛枝想象的图景只能以他自己的房间作为参照。


歪斜的领带。修长的腿。在床上。在的床上。


人生中极少数的几次,狛枝的肢体先于他的大脑行动了起来。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小屋的房门之外。



头顶星光同远处近处的暖黄灯光照着周围,不太明亮,但也不至于看不清景物。夜风和煦,拂过狛枝的头发。他只消几步就到了日向的门前。


他抬手敲了敲门。片刻后日向应门出现,视线与他相对时突然瑟缩一下,栗色双眼眨了眨,颇为惊奇地看着他。


也许这个时间拜访并不是最为合适,才致使对方的反应如此僵硬。狛枝把一贯好用的微笑挂上脸。从过去经验判断,当他这样笑时交谈对象一般都会放下戒心。果然,日向明显放松了肩膀,表情柔和起来。


几句招呼打过,他询问是否可以进屋,用上最单纯平常的语气。日向对这要求皱了皱眉,犹豫一会儿后便也让开了身——与他估计的一样,并没有给他太多的阻碍和拒绝。


“打扰到你了吗?”“没关系。怎么了?”


“可以进屋吗?”“可以啊,进来吧。”


大概就是因为像这样对谁都温柔又友善,所以日向君才得到了大家的喜爱吧。


……对谁都这样吗。


他想起下午在餐厅里,日向和西园寺与小泉交谈时嘴角和眼中的笑意,毫无来由地感到一种烦躁。不过这股烦躁迅速被眼前房间所散发的整洁气息冲淡。


家具摆设与他自己那边几乎无异,也看不出多少鲜明特点,仿佛主人本身就无欲无求,也无突出个性。但胜在一切都井然有序。他看着角落里体积偏大的一个箱子,好奇里面装了什么。这是房间里唯一一样不太寻常的东西。


日向注意到他眼神所指,也没有隐瞒。


“这是装那些礼物用的。每次去摇沙滩上那棵树的时候都会掉下来挺多,所以就找了个箱子统一收起来,不然到处放着太乱了。”


“原来如此。那上一次你送给我的希望之峰戒指也是这里面的一件吗?”当时从日向手中接过那小小银环,算起来也是他为数不多像样的礼物,回想着仍然让狛枝忍不住微笑起来,“日向君很会挑礼物。”


“我也没有详细问过你有什么中意的东西,凭直觉选的,你喜欢就好。”


“不过那棵树好像只对日向君开放,听左右田君他们说去摇没有任何反应。这很奇怪不是吗?”


“不会吧……下次你也去摇摇试试看,凭你的才能说不定会砸下来一大堆,带都带不走。”


“那还是算了吧,我不想伤筋动骨。”


他们在桌前坐下。桌上只摆放着几本漫画和小说,应该是从图书馆借的。原本就已经非常整齐,日向却把它们拉近自己手边,重新整理了一遍。


那手指在书本之间翻动,收紧放松,骨节清晰,显得格外漂亮。


“有一件事情可以问日向君吗?”


“嗯?”


“今天下午在餐厅里是怎么了?当时你看我的样子好像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


“没什么……那时候可能是一下子有点头痛,这两天睡得比较少。”日向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抿了下嘴唇,“想早一点回去,所以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走了。……话说啊,我当时的表情有那么吓人吗。”


他嘭地一拍书封面,多了几分玩笑意味。但眼窝下一圈发青的不健康色泽说明他半数说了实话。


应该是实话吧。有必要在这种事上面说谎吗?或者,日向有对他不说实话的理由吗?这个念头在狛枝的脑中浮光掠影般转过一次。


“没,可能是我看错了。那现在有好些吗?如果实在难受的话,明天记得拜托罪木小姐看一下。”


“我知道。对了,狛枝。”


“什么?”


“过几天我打算给大家放一天假,办一个聚会。毕竟最近的学级目标比较棘手,大家采集也很辛苦,是时候休息一下了。时间和地方之后再商定。……就想问一下,你会来吗?”


日向眼中闪着不确定的光芒,让狛枝一瞬间甚至想要握住他的手以消除那些疑虑,虽然他从不是一个热爱肢体接触的人。


“日向君希望我去的话,我当然会去。”



tbc.

评论(10)
热度(73)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