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5注意】狛日·胃镜Play

标题实在太耻了我都不好意思放了咳

《又黑又粗的东西插进去了哦》

 

       “要把这个东西好好喝掉,最好在咽喉这里停留五分钟再咽下,才能充分麻醉。”

       笑得亲切和蔼的医生把一个棕色小瓶递到日向的手里。他皱起眉打量了一下那瓶药剂。略显浑浊的液体在瓶内轻轻荡漾着,光是看着就能预料到味道一定很差劲。……不过,那也是为了之后不会太疼而必经的程序。他抿了抿唇,像是要喝毒药一样慢慢揭开瓶盖,仰起头把药剂倒进嘴里。酸涩的味道在口腔里迅速扩散开来,舌头和口腔内壁都感到一阵阵的麻,连带着浓重的苦味直逼咽喉让日向简直想要把那些麻药吐出来。他控制着喉咙尽量不要吞咽,悲惨地试图留住那些折磨他味蕾的药水。

       与此同时,站在面前挂有写着“狛枝 凪斗”名牌的医生翻看着记录表,用水笔快速地写着字。“咔”的一声他按上水笔盖,微笑着看了一眼被药水苦得快要哭出来的日向。

       “名字是叫日向 创吧?嗯看来有好好喝下去呢,很好。”

       他抬了抬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伸手揉了把日向的脑袋,俨然像在安慰一个孩童。这个作为医患之间过于亲昵的举动让日向感到些许不满。

       “请不要这么做啊医生,我不是小孩子。”

       对方只是无辜地耸了耸肩。

       “好吧。那么请去躺到那张床上,要侧躺面对着我。”

       日向向仪器旁的小床迈出脚步,大脑却忽然被眩晕感袭击了连站都站不稳。糟糕要摔倒了。日向本能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保持平衡,手掌及时地被另一只温热的手握住,好歹不至于跌倒。做胃镜前一整天没有进食果然让身体虚弱了很多。他抬头看到是狛枝扶住了他,想要道谢却感到喉咙酸麻发不出声,只好报以感激的眼神。

       “还是先躺到床上去吧,感谢就不必了。”

       笑了笑算是回应,狛枝动作轻柔地把日向扶到床边。躺下后日向看到两只白皙的手朝自己的脸伸过来,把脑袋扳正了。随后双腿被折了起来。

       “身体要蜷缩起来,肩膀放松。”

       日向想要按狛枝的话照做,心脏却不合时宜地开始跳得飞快,怎么也没法放松。以前他听过很多次“做胃镜很痛苦”的言论,却没想到这种事有一天会落到自己头上。如果不是胃痛到不行他才不会来做胃镜。脸颊有点发烫,额头感到汗渗了出来,日向只能把这归结为自己太紧张的缘故。

       不要紧张啊坚强一点日向创——

       “不需要那么紧张哦。”

        伴随着安慰的话语狛枝拿了一个塑料口枷套上日向的脸将他的嘴强行撑开。

        “什……!”

        “不要误会这个只是为了让导管更顺利地插进去,而已。不然日向君说不定会把导管咬断吧,那样就糟糕了。”

        虽然眼前的医生笑得温柔又可靠,看似认真地解释着口枷的用途,日向却由衷地感到了危险。不过现在也逃不掉了,因为狛枝已经举起长长的导管对着他了。

        “这个又黑又粗的东西要进去了呢,做好觉悟吧。而且日向君不要乱动哦,不然会流血到一塌糊涂的。”

        日向没想到狛枝作为一个医生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开这种玩笑。而那根导管也是实实在在地在一步步靠近他,恐惧让日向忍不住闭上眼,却又被狛枝阻止了。

        “眼睛要睁开。”

        可恶。不耐烦地睁开双眼的同时,导管也顺利进入了日向的口腔。

        “唔……?!”

        猛烈的窒息感和疼痛从被压迫的咽喉爆发一路凶狠地直达大脑。坚硬的导管抵着娇嫩的食道壁缓慢地下滑,每一寸移动都让日向痛得不禁咬紧口枷。想要吐,想要把导管拔出来,狛枝的手却毫不留情地推送着导管继续深入日向的体内。

        强烈的呕吐欲望逼出了生理泪水灼烧着眼眶。由于侧躺着,泪水随重力滑过日向的鼻梁湮进了床单里,和流出的唾液混在一起弄湿了一大片。他不敢吞咽,因为告知书上明确写着要让唾液自然流出,不然会影响结果。他只能感受着侧脸和耳边的碎发也被一并沾湿却连擦拭一下都做不到。

        导管终于进到了胃里,疼痛让日向眼前一黑几乎要这么晕厥过去。喉咙里挤压出一连串古怪的声音但他也顾不上了。模糊的视线里忽然看到导管退了出来一点,当他还以为这场折磨要结束了的时候,胃部又被重重地侵犯。黑色塑胶包裹的导线不停深入,咽喉痉挛了一般,唾液不受控制地溢出。

        “马上就要结束了哦。再忍耐一下吧,日向君。”

        狛枝似乎正在安慰他,可日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对面显示屏的影像上。影像中是粉红色的内脏壁,缓缓地抽动着,泛着诡异的水色。虽然知道那是自己的胃部影像,日向仍然看不下去地移开了视线。

        压迫感上移,导管一点点地退出食道。在导管的头部也终于拔了出来时,日向克制不住地干呕了起来。泪水接连不断地落到床单上画出小小的圆形,他胡乱地拿手背擦了擦脸然后一把拽下口枷。像是被死死掐住喉咙而总算得到解放了一样,他大口呼吸着空气,用颤抖的手臂勉强支撑住身体。

       “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呢?”

       日向费力地坐起身之后,狛枝的手突兀地出现在他眼前,食指和拇指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日向抬起头。

       “喂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完全忘了应该对医生用的敬语——事实上这个医生也并不那么让人尊敬。此刻日向想要一脚踹开狛枝然后去取自己的检验报告,这么简单地结束这个事情,然而严重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四肢的无力和虚脱让他连推开狛枝走出房间也做不到,只能干瞪着对方。

       “诶请不要这么凶狠地看着我?只是觉得日向君好像确实很艰辛的样子所以想要帮你一下。”

       “不用你操心……呃呜?!”

       狛枝的手指就这么以不下于导管的可怕样子再度入侵了他的口腔。

       愤怒至极的日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咬断那两根可恶的手指,可是下颚被狛枝死死捏住怎样都没法合上牙齿,下颚骨一用力就是要断裂一样的疼。冰凉的手指毫无阻挡地夹住了日向的舌头,摩挲按压着柔软的舌面。

       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恼怒的神情浮现在日向脸上。他极力扭动舌头想要逃脱狛枝,却不知怎么回事反而变成了与他的手指互相纠缠,成了你情我愿的调情。口腔承载不了的唾液从日向的唇边溢出,黏糊糊地滑向颈部,更加剧了羞耻感和恼火。

       “真可爱呢,日向君。动得非常卖力啊。”

       同时用语言侵犯着日向的神经,狛枝欢快地笑起来,手指捉紧了日向的舌头,满意地看着日向吃痛地皱起眉。

       “检验报告应该还要过一会儿才能拿到,在这之前就先玩一会儿吧。”

 

       房间外罪木护士怯怯地拿着报告转动了下门把。

       “咦狛枝医生……怎么会把门锁了呢?”


评论(13)
热度(113)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