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ento-Beyond the Void-】Pledge of Eternity

为百度贴吧Lamento吧的吧刊创作的Rai×Konoe同人。

原作BAD END后续。

------------------------------------------------------------------------

第一章  战斗

这一剑挥下去会发生什么,是否能击中目标,这样的事已经不再去考虑了。手起刀落,Konoe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身体上却只是徒添了一道又一道的伤口,刺痛不已。

剑刃撞击发出的尖锐摩擦音震耳欲聋。这明明是Konoe从前怎么样也无法习惯的,为什么现在听来又有一点怪异的甘甜呢?

借着碰撞的反弹力跳向后方,Konoe颤抖的膝盖几乎要立刻跪倒,他撑着剑死死咬紧牙齿不让自己倒下去,手臂上的伤口因为用力迸出血丝。

“已经不能战斗下去了?”喜悦的魔王用莫名高扬的语调这么问道,Konoe却忽然全身发冷。

这么打下去没有意义。Konoe望着那飘舞的沾着血滴的银发——对他来说是非常熟悉的景象,试着在心中确定对于这个人的感情是否是恨,却无果。

他站起身,艰难地举起剑,再次向Rai冲过去。

虽然没有意义——

 

Konoe一生都会记得Leaks逝去的那一天。

当他和Rai激战正酣时,整个树巢内部已遍布艳丽的紫红光芒,视野变得扭曲而模糊不清。

“这个世界即将被虚噬吞噬,万物灭亡,随后一个新的世界将诞生。”Konoe记得Leaks是这么宣告的,但也止于“记得”而已。那时他沉浸在过度悲伤和激昂的感情中,握紧着剑要与Rai决一死战,无暇顾及。

使他庆幸的是,自己的理智并没有完全丧失。拒绝了Rai灌输进来的属于恶魔的力量,他甩了甩还覆盖着皮毛的尾巴。潜意识里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成为恶魔。但如果没有这份力量,他是怎样也无法战胜Rai的,也许会被Rai杀死。这样也好。剑与剑相撞的力道震得他手腕发痛,但他笑了出来。死在Rai的剑下也是一种殊荣,只可惜,没办法在死前再望一望那青色的眼眸。

“啊啊啊啊——”

“为,什么啊——”凄厉的吼声传进耳中,让Konoe停下攻击,错愕地望向声音的来源。

Leaks他,跪倒在了地上,紧紧地揪着胸口的衣料,面孔痛苦扭曲到看不出先前的镇静。紫红色的光芒愈发浓艳,形成利剑的形状刺进Leaks心脏的位置,从背部贯出。那与Konoe同样颜色的刘海剧烈地颤动着。

然而树巢中的虚噬丝毫没有停止向外侵蚀的脚步,如同野兽一般越发疯狂地附着在所有可看见的植物、动物上。

当Konoe怔怔地看着这一切时,Rai也站着。被疤痕横亘的双眼似乎是望着黑色的魔法师,流露出淡淡的嘲讽。

Leaks最终倒在了地上,嘴角边溢出一线鲜血。在此之前他经历了悲伤、苦痛、挣扎,Konoe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开合了一下,最后,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孤身一人的Konoe坐在被绿光轻盈环绕着的宫殿中。他的手脚上没有镣铐,浑身的疼痛和地砖的冰冷却仿佛给他上了一层无形的枷锁。他想,动一动也许还能听到铁链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因为根本逃不出去,连“逃”这个字也很久没有在Konoe的脑海里出现过了。他没有力气逃也无法打倒Rai,日复一日强行展开的战斗和厮杀早把他的体力耗尽。说到底也没有必要逃,祇沙恐怕早被虚噬吞吃得干净了,从肉体上来说还不如留在情感地狱里更安全。

反倒有一件事总能在漫长的日子中引起他的疑惑。与他的仿若宣泄的战斗中,Rai每次都能控制力道而不伤及Konoe的致命之处,也就是说故意留他活命。在他独处时也从不留给他任何武器。如果能有一把匕首Konoe也会用它自戕,Rai应当是察觉到了这一点。

如此寂静。愤怒的恶魔和快乐的恶魔的宫殿里都有极多的奴隶供他们寻欢,而在好战的喜悦魔王的领域中只有一个活物,那就是Konoe。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想清了自己对于Rai所怀着的心情。倘若真的寻死心切,他大可以往墙上撞个头破血流,或者故意冲向Rai的剑尖。但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做,苟延残喘至今,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仍对Rai抱有最初的恋慕,他不想离开他。Konoe想自己并没有资格指责Rai顺从于Fraud成为恶魔。从前的战斗中他曾无数次险些屈服于愤怒的情感洪流,而每一次都是Rai将他拯救。反而是他自己,没能把他惟一的斗牙从悲伤和黑暗中挽救回来。

第一章  完

 

第二章  誓言

这一天,喜悦的魔王久违地梦到了过去的事。

在他所剩无几的记忆中,他知道自己原来是丽比卡,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才成为了恶魔。自己是孤身一人的斗牙。

他不曾有过赞牙的伴随。

那么,这只有着茶色毛发的猫又是谁……?

他在梦境中看到自己与那只猫并肩战斗杀退敌人,一起奔走在碧绿无边的森林里。

那自始至终熠熠生辉的眼眸,和留在喜悦地狱里的这一只猫很像。…不,根本就是同样的。

Rai试着回忆起关于这只猫的事情。

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自己为何对其莫名地执着……但摸索到的只有一片空白。

他到底是谁,他想要干什么。

“该死的。”他默默地来到蜷缩在地上的那只丽比卡前。对方平静的睡颜催生了他的焦躁感,而这强烈的焦躁迫使Rai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他栗色的发丝。

那橘红的双眼因被惊扰而猛地睁开,里面犹有醒来时的迷蒙和疑惑,随即转变为痛楚和惊恐。

“Rai…放开,啊……”对方的声音如同幼猫般无力,Rai居然从那往日绝不服输的眼睛中读出了,哀求。这信号让他惊愕。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在深处潜藏着悲痛的眼神。即使在过去,也从没有过。

他木然地放开了手。

 

头发绷断了好多。Konoe躺着,数了半晌掉在地上的断发。

银发的魔王早已不见踪影。

……Rai的记忆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消退了。在地狱中,他再没有呼唤过Konoe的名字。之前Rai望着他的眼神如此冰冷,使Konoe心中更加清楚,Rai已经忘记了他是谁,一并埋葬了他们的过去。究竟是什么原因,Konoe没有深究,一直都没有。在内心深处他甚至期望着哪一天Rai的记忆完全消失而不再在意他的存在时,可以给他个痛快点的终结。

直到,刚才的梦被打断时。

 

如同镜子般倒映着天空的湖泊,苍翠而寂寥无人的森林,彼此立下的誓言,掌心感受到的心跳。

“倘若我丧失自我,理性为疯狂所吞噬,到那时——就将这里刺穿。”

“……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赞牙。”

回忆苏醒时是那么甘甜,让Konoe在梦中都禁不住扬起嘴角。

他以为自己忘却了这段誓言,这倾注了此生所有感情的誓言。但头脑却清晰无比地记起了立下承诺那一刻空气的冰冷,皮肤的灼热,相互传递的眼神的严肃和郑重。

对,那个时候,Konoe看到的只有Rai的清澈得好比苍穹的眼睛。其中缓缓流动的信任和温柔告诉他可以把性命完全托付。

当失去理智之时,要用这双手这把剑将Rai打倒——是曾经他们两人共同的愿望和祈祷。而现在,当Konoe再一次目睹那蒙上狰狞疤痕的双眼时,他在心中肯定——即使Rai永远不能记起这誓言,即使他不能与强大的成为恶魔的Rai匹敌,赌上性命他也要亲手刺穿Rai的胸口,结束Rai的生命。因为,他是Rai的赞牙。

在完成诺言之前,绝不会,再软弱下去了。

第二章  完


第三章  父亲

与Rai的决战,来临得想象中还快。

也许执念真的能赐予人无穷的力量——在对Rai的攻击和防守上,Konoe都能感觉到身体比以往更敏捷更有力。

跳开距离喘息时,他看到Rai的神情不再是含着嘲讽或挑拨的冷笑,而是紧绷着的决绝。

Rai终于决心要下杀手了么,但他不会退却。哪怕同归于尽也好,他一定要把曾经不苟言笑但心底藏着温柔的他的斗牙找回来,一定。

那所向无敌的双剑充满着力量,步步紧逼地向Konoe攻击而来。他挡住了袭向脸颊的短剑,却没有提防Rai的长剑。长剑划破了Konoe的手臂,血液呈线状流下来。下一秒肩膀上传来更加彻骨的疼痛。Rai的短剑滑开了,然后刺穿了他的左肩,Konoe感觉得到筋骨的断裂。

他无意识地轻声呼唤。

“…Rai……”

随后,喜悦的魔王居然就此停住了动作。被伤痕覆盖的双眼似乎是紧盯着Konoe不放。

“啊啊啊啊!”忽然他失控一般高举起剑砍向Konoe。Konoe捂着伤口狼狈地躲过那近乎必杀的一击。鲜血浸润了他的手掌,鼻腔里都是血腥味。

疼痛已经夺去他所有的感官,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滑落脸颊的泪水。“Rai,快醒过来啊……”尽管这呼唤不会有任何作用。如果能用语言将你唤醒该有多好。我是你的赞牙,我却……没有能在你独自面临过去的黑暗时来帮助你,来拉你一把。我真的是个懦弱的人。但是,我决定了,即使付诸我的生命我也要实现我们的诺言,Rai。我要亲手,杀掉你。

 

远方忽然响起了悠扬的琴声,让Konoe和Rai同时停了下来。

那音乐如此温柔动听,似乎能抚平一切的悲哀和痛苦。

这声音——Konoe立刻反应了过来——属于一个不应当来到这里的人。

为什么?

肩上的疼痛感减轻了。那柔和的乐声在治愈他。

白色的光包裹住了视野。Rai消失了。缓缓出现的,是——吟游诗人。

“?!”Konoe看着对方,怔住了。而此后吟游诗人的动作让他更加震惊。

他慢慢地把头巾解开,明亮的红褐色发丝飘曳着,露出了至今Konoe没有见过的真容。他的温和双眸透出悲伤,视线落在Konoe的脸上。

“……Konoe,到现在为止,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虽然没法一一说清,道歉也于事无补,但是还是要说,对不起。”

吟游诗人在说什么?Konoe无法理解。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吟游诗人的声音,深邃且柔和,仿佛透过鼓膜缓缓渗入身体。无法想别的事情,Konoe只能沉默地望着他。

“Leaks已经,去世了,对吧?”

Konoe点了点头。吟游诗人的脸上露出非常落寞悲伤的神情,随后他郑重地看向Konoe。

“时间紧迫,只能长话短说。我的力量已经不能维持多久了,但至少让我把真相告诉你,并且助你一臂之力。”

“你的恋人,相信你已经察觉到了,他失去了记忆。”

“……!”听到这句话时,Konoe感到有如冷水从头顶浇了下来。明明是已然熟知的事实……

“我原本以为,这样做能够保护你,能够让他终有一天忘记对你的执念,从而让你可以逃脱……”吟游诗人垂下眼帘,语气似乎是在后悔。

Konoe睁大了眼睛,发出干涩的声音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已经获得了恶魔的力量,而终将置你于死地,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他杀死……但我好像做错了。”

Konoe低下头。吟游诗人诉说的真相原本应让他震惊万分,但此刻他的心意没有动摇,因为有一个誓言回响在了他的脑海里。他现在必须说的,只有一件事。

“我有一个愿望,也是一个我一定要去完成的任务。”Konoe坚定地直视吟游诗人的双眼。

“我允诺过他,会在他丧失心智之时以剑刺穿他的心脏,结束他的生命。原本这个誓言已经因为我的软弱而拖延太久了……”Konoe紧咬下唇,握紧了拳。

“现在我一定要去实现它。”

“Rai从没有期望得到这样的结果。他一直一个人面对过去,面对黑暗,即使坚强如他,也会有撑不住而倒下的时候。”

“我是他的赞牙,我们之间的羁绊是密不可分的,我不会离开他,直到死亡。我们的身体中像是有一根弦,它将我们紧紧地连在一起,不可分开。如果硬要把它扯断,就会流出鲜血。”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连Konoe自己都惊讶了,但他能肯定,刚才的话语已经完全传达了他的心意和决心。

吟游诗人是为了保护他,没错。但Konoe更希望能得到理解。

“我了解了,你的决定,我会尊重你。”良久,在平静的沉默后,吟游诗人轻轻地叹了口气,微笑着看向Konoe。不知为何,Konoe感到那笑容中蕴藏着与之前有别的悲伤和落寞。

“那一枚戒指,还在身边吗?”

“哎?”Konoe想起来了,那是很久以前,受到吟游诗人的指示而回到故乡火楼取来的,双亲的遗物。

他翻了翻衣服的口袋,把那小巧的戒指找了出来。原来没有丢失啊,他一直以为自己失去了所有与祇沙有关的东西,不管是物品还是情感。

“把它戴上吧。”

Konoe慢慢地将戒指套上中指。那一瞬间,一种强大的力量自指尖迅速蔓延。Konoe能感受到,那想要守护重要的人的心意,一段尘封的感情就此释放。

“这是……”

“赞牙之力。”吟游诗人微微颔首,“赞牙为保护斗牙而歌唱,这力量中饱含着不可动摇的信念。”

“Konoe,如今你要打败你的恋人,唯有开辟新的道路不可。你本身是优秀的赞牙,也拥有战斗的能力,当这两种力量与你坚如磐石的心汇聚时,一定能为你的剑注入崭新的光芒。而这一剑,定能刺穿恶魔的魂核。”

抑制着剧烈的心跳,Konoe低头注视自己戴着戒指的手,那戒指上围绕着一圈淡淡的白光。忽然他听到了吟游诗人的低声叹息。

“如果我当初,也能有你这样的决意……”

“?”可是当他抬起头来时,吟游诗人依旧温柔地微笑着。

“去吧,孩子。”

纯白的空间渐渐消失。Konoe没能听清吟游诗人飘落在空气中的最后一句话。

“只有你的歌声,才能撼动这个世界。”

 

第三章  完


第四章  腐朽

混沌的黑暗中,传来了谁人的说话声。声音中饱含着难以抑制的愤怒,传到了Rai的耳中。

“……我,作为你的赞牙,……虽然没在一起多久,但不也挺过来了吗。”

“……现在突然让我去找另一名搭档,你这算什么啊……”

话语零零碎碎地被Rai捕捉到。比起其意义,Rai更早认知出的,是声音的主人。

是自己想要杀死的那只丽比卡。

在情感地狱中度过的时间里,他没听那丽比卡说过几句完整的话语,只有战斗时的咆哮,和偶尔念出他的名字的低语。明明自己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对方却对“Rai”这个名字那么熟稔。

“……那如果我,不认得你了呢?”

“……!”听到这句话后,Rai僵直地站在了原地。

这……是自己的声音。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是哪里?!

可是眼前只有望不见尽头的黑暗,不知是何人的对话不依不饶地回响在脑海里。

“我说你……真蠢啊。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蠢猫。”
“……彼此彼此吧。”
“我和你,一定都是无可救药的蠢猫。”

头脑的深处,某块被封上的区域,里面的东西正喧嚣着要冲破障碍重见天日。

那是过去的记忆吗?

“Ko……noe?”

Rai下意识地念出这几个音节,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推动着舌头和骨骼。

这是什么?

似乎是……那只丽比卡的名字。

那封缄记忆的闸口裂开了缝,无数的影像一一在眼前,走马灯般闪了过去。

初见面时,用愤怒而不屈的双眼紧盯着自己的Konoe。

雪天,握住自己的尾巴,坐在身边低声哭泣的Konoe。

揭开自己的眼罩,温柔而慎重地亲吻自己右眼的Konoe。

还有,终将以剑刺穿这已变质的心脏的Konoe。

 

剧烈的疼痛把Rai从黑暗中唤醒。

他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一柄剑直插进了自己的胸膛。Konoe握着剑把,跪坐在面前,眼中闪着沉沉的光。

他望着Konoe,嘴角慢慢地勾起一个弧度。

“果然是你,……笨猫。”

这么几个字耗尽了他的体力。干枯的喉咙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静静躺着的Rai如同人偶,在Konoe拔出剑后也没有一丝动静。

Rai已经被他杀死了。剑刃准确无误地粉碎了恶魔的魂核。

他颤抖着低下头去,亲吻Rai冰冷的嘴唇。他伸出手轻柔地抚摩Rai的脸颊,感受到的只有与嘴唇一样的冰冷。

“Rai,Rai……”Konoe止不住地这样呢喃着。他撑起身,好好地看了看Rai的脸,把他永远地刻在脑海里。

随后,喜悦魔王的躯体四散随风飘去,连那流淌在四周属于他的鲜血也蒸发殆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第四章  完


第五章  重生

环绕着轻盈绿光的宫殿失去了声音,失去了时间。两代主人之后,它再一次陷入了无人主持的状态,静静地等待着下一位魔王的入驻。

情感地狱中喜悦的那一块就此黯淡了下来,不知在多少年岁之后才会再次绽放光辉。

 

当Konoe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绿草地上。

他堪堪起身环顾四周。不远处倒着数十具尸体,身下的土地染成深色,浓烈的血腥味飘浮在空气之中。

看清他们的装束时,Konoe惊讶地睁大了眼。……那不是,冥戏的猫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手脚还有些不听使唤,但不碍事。

谨慎地靠近那些尸体,Konoe本以为它们会是腐烂得不成样子的骇人模样,但映入眼帘的却是明显刚刚死去不久的丽比卡们,露出的皮肤依然完好。

为什么?难以解答的疑问涌上心头。Konoe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这片区域还没有被虚噬侵占,否则仅是躺在草地上就足够在他后背上开个口子了。

他抬头望向四周,忽然在斜前方看到一株巨树。树冠散开,似乎可以包揽天空。

“……!怎么会……”那是,那是——树巢。

惊愕和嘲讽两种感情同时占据了Konoe的心。自己回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但一切已经结束了吗?不,还没有。从树巢中弥漫出的不详的红光让他确信,他还有一件必须去做的事。

不管原因如何,现在自己必须要阻止住虚噬,阻止它继续腐蚀祇沙的土地。

虚噬,这毁灭了他的故乡火楼的元凶,可笑的是,竟是因他自己的出生而起。

Konoe觉得,自己的人生中从没有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强烈地渴望着为祇沙做些什么,哪怕不能完全拯救它。

戴在手上的戒指似乎是响应他的祈愿一般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Konoe低头看了看戒指,下定决心地点点头。

唱歌吧,运用与生俱来的赞牙的力量吧。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个了。

头脑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歌词,身体中慢慢涌现出力量。这一次,不仅仅是守护重要的人,更是守护自己所深爱的这个世界。

引导着白色光线流向树巢的方向,覆盖在虚噬之上,Konoe感到全身都有着烧灼和疼痛的感觉。不能思考,不能移动,只能全身心投入地歌唱。

 

虚噬紫红色的光芒一点点地散开了。

忽然吟游诗人温柔的面容在僵住了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爸爸……”他下意识地说出了这个他许多年没有说过的称呼。

戒指猛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光环绕着白色的光呈攻击状向虚噬冲去。

“如果是你……,一定能再次使这个世界找回生机。”Konoe似乎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下一秒,赤色金色和白色炸裂开来,遮住了Konoe的视野。黑暗中响起了什么东西碎开的声音。

 

“……”Konoe久久地凝视着放在手心中,裂成两半的戒指。

这果然是父亲的遗物。自己和吟游诗人的关系已然明朗。

“爸爸……”他叹息着把戒指握紧置于胸前。能感觉到,身体中赞牙的能力已经消失殆尽。再怎么努力也唤不出那白色的光芒了。这或许是,为了消灭虚噬而需要付出的代价。

但是他没有一丝后悔。

父亲终能安心的离开了吧。他望向祇沙清澈的天空,似乎能看到父亲温柔的微笑。

 

今后的岁月该怎样去度过呢?现在已经了无牵挂也一无所有的自己,该不该继续活着呢?

在杀死Rai时已经有了觉悟,以后会过上如何寂寥而孤独的生活。Konoe想,他的灵魂就像是被撕碎过一次又重新缝补起来,变得既是自我又不是自我。

手边还有剑,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如果要用来自杀还是做得到的。他把剑举起,剑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可是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果然还是做不到,还是没法下手。自己的生命如今完整地被保存下来……是因为那么多人的保护,不可以轻易地舍弃。

那么还想要活下去吗?Konoe这么询问着自己,问进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地方。

“……我想要,……活着。”下意识地就说出了答案。这是自己的意志。想要活在重生了的世界里,连同Rai的那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活着是那么不容易。

但是——生命正是因为其存在而如此珍贵。

誓言正是因为其得到实现而愈显得永恒。

这样的一个人,明知会有悲伤的结局却依然奋不顾身地、坚定地去履行了承诺,那么前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阻碍他。

 

Pledge of Eternity 完结

 

番外  拾荒者

 

当蔓延世间的灾厄结束时,黑色的魔法师消逝,留下了最后的诗篇的吟游诗人隐去了面目。Konoe又踏上了旅途。

阳之月将光辉遍洒大地。草地间树林间诞生出希望,一个新的世界铺陈。正如Leaks曾想要创造的世间那样,我们有理由坚信,即使在无边际的黑暗和绝望中,爱与羁绊也永远不会断绝。

 

祇沙的冬天到来了,Konoe却没有停下脚步。他来到了刹罗——那是一个坚强的人的故乡。

清晨他踏进了村子。村民们毫无敌意且热情地款待了他。生活的安定和富裕使丽比卡们敞开了心扉。

询问后Konoe被村民领着来到了一个并头坟墓前。月光给墓碑镀上一层温润的光边,显得寂寥又肃穆。他安静地站着,以眼神致意。村民们惋惜地望了望那坟墓,叹息着离开。

墓地旁的野草即使是在冬天也没有失去生命力,随风晃动着,仿佛在诉说埋葬在此的人们可歌可泣的往事。轻风温柔地拂过那树枝那花草,还有Konoe垂下的栗色的发梢。

他想到了那个坚强的、有着永不屈服的蓝色眼眸的人,曾与他同生共死的人。为了履行曾经许下的誓言,他亲手把剑插进成为了恶魔的他的胸膛,感受着那变质的心脏慢慢停止了跳动。但Konoe从不曾怀疑过他的坚定和正直。所以现在他来祭拜他曾经牵挂过的已逝的父母。不管是亲情还是爱,都不会轻易地消失,他相信。

离开刹罗前,Konoe回过头慢慢地环视了整个村子。他要将屋舍村民一草一木全部好好地记住。因为,这是自己曾经向往过的地方,也是Rai的故乡。

Konoe忽然明白了,与其说自己是在走遍祇沙的每一寸土地,不如说是去到那些地方来追思逝去的人。

 

Konoe在森林中旅行时常常会看到行商的丽比卡们挑着货物满面笑容地前进。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让他想起了久未相见的朋友Tokino。应该去看望他了。树巢一战时Konoe非常担心这个单纯的好友。

到达蓝闪后Konoe循着记忆找到了Tokino的商店——没想到地址还是在那儿,而且生意看上去相当不错。

他在门外徘徊了一会儿。只有面对Tokino时他的心情才会回到当初那样明朗,他也才能像当初什么都没发生时那样说笑。他着实变了很多了。

Tokino看到他时惊讶地手中的商品都掉到了地上,然而脸上灿烂的笑容传达了他的喜悦。

他们坐在店门外的长椅上闲聊起来。对Konoe来说此时的平和景象如同隔世。

得知Konoe还很健康,Tokino由衷地安心了下来。如果说Konoe心中还有一块与人世接壤的地方,那无疑就是这个单纯的孩子了。

谈到Rai时,Tokino问“以前与你一起的那只高大的白猫呢?”,Konoe顿住了。他变成了恶魔,被他亲手杀死,这些都不能告诉Tokino。于是他思索着,缓缓地回答:“他不在我身边了,现在。他,去走自己的路了。”Tokino并没有察觉到他语气中的悲伤。有时候,藏起真相是最好的选择。

“没事就好,Konoe要保重。希望能快点再次见面。”传递出关心体贴的Tokino的话语让Konoe几乎忘记了几天的劳累和怅惘。在这个世上,承认过自己的存在的只有Rai、Tokino和父亲了吧。

 

行走在碧绿的森林里的日子过得飞快,看着阳之月和阴之月交替着将天空照亮可以让人把时间忘记。当Konoe来到镜湖时,已经是暮春时分。湖岸的植物依然葱郁得能够遮住月光,显然在他上一次来到这里之后,便没有人再踏足此地。

明明上一次来的时候…是两个人的,是和Rai一起来的。

Konoe感到鼻尖发酸,视野有点模糊,但他硬是忍住眼泪。因为再也不会有人在此刻他伤心时把尾巴伸来让他握住并且安慰他了。

树木的高大茂盛,周围的杳无人烟提醒着它被世人遗忘之久。但对Konoe来说,这是一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他抬手擦擦眼睛和脸颊,向湖对岸的山洞走去。湖水踩在脚下的感受,摆开的涟漪的声音,都是那么熟悉,仿佛一切还在昨天。然而此时这空虚的想象又是多么不堪一击。

想要吟诵打开山洞的咒文,Konoe却忽然愣住了。

……他已经失去了歌唱的能力不是么。

他惊慌失措地扼住自己的咽喉,睁大眼睛看着面前浮动着的咒语。最终,慢慢地,无力感蚕食双腿,他跌坐在了湖面上。

“为什么……为什么啊!!”封锁的情感失控,变成哭喊和怒吼涌出。为什么!!!他连到那个地方去,怀念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恋人都做不到!Konoe捂着脸痛哭出声,冰冷的湖水浸透了他的衣服。哪怕,哪怕再看一眼也好,让他重新想起昔日的温暖,那样他就还能站起来,走下去。

他不曾后悔过执起剑穿透Rai的胸膛,因为那是Rai所希望的,也是他许诺过的。那一刻,他都没有落泪。尽管鲜血染满了他的手掌,尽管Rai的躯骸荡然无存,他也没有悔意。只因为那是他们两人共同的愿望。

 

Konoe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站起来走出镜湖的。离去之前他极度悲伤地望了一眼那泊湖水。他觉得心成了一个空洞,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了。最初决定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即使他祈祷着把祇沙的每一寸土地走遍,Rai也不会再回来了。他确实是拯救了这个一度荒芜的世界,可是又有谁能救赎他呢?

夏天很快就降临了。娇嫩的花朵凋谢,阳之月的光华被树叶和枝杈断成无数碎片,落在匆匆走过的丽比卡们身上。

Konoe的旅行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他走走停停,有时在繁华的城镇停留,观看当地热闹的市廛,有时栖息在无边的森林,听着清晨的鸟鸣。

没有任何目标,也没有烦恼和焦虑。食物和生存必需品都不缺乏,而唯一拥有的只有空旷。

他时常会看到街市上母亲带着几个孩子在采购或者父亲和儿子练习剑术和打猎。失躯停止了,雌性不再稀有,温情和爱重回到了丽比卡们的心中。

只是不再有赤发的吟游诗人,魔法师的传说也止于流传。Konoe发现自己确实不是父亲那样的性格,他没有包容万物的温柔和恬静,却抱持着永不回头的执着。

 

世界重生的第一年的夏天格外炎热。Konoe从一个村庄旅行到另一个村庄。虽然各个村子的地理位置都较为偏僻,但民风淳朴,活祭品的制度早已泯灭。对于这一点,Konoe无疑是很高兴的。

黄昏时,树林里响起年幼的丽比卡结伴回家的嬉笑声。一年前祇沙的土地上还不曾有这样天真的笑声。

在被阳之月染成暖黄的树林间,Konoe悠闲地走着。他隐约感觉到,今天似乎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发生。

“?!”忽然一把匕首快速地贴着他的衣角飞过,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他愣了几秒。所谓有意思的事情,难道是这个?

“啊啊!对不起!”一个孩子匆匆跑了过来,一边连声道着歉。Konoe把匕首捡起,准备交还给他。虽然有点被惊吓到,但他也不想责备那个孩子。

“真是对不起,你没有受伤吧?”“没有。”转过身,Konoe看到了幼年丽比卡沾着汗水的脸庞。

天蓝的眼睛,雪白的毛发——

孩子见他拿着匕首却又盯着自己看,尾巴不安地摆来摆去。

——连尾巴的形状也那么相像。

“Rai……”Konoe轻声念了出来。

“哎?你说什么?”孩子愈发迷惑,看着他小心地问道,“那个…能不能把匕首还给我了?”

“…不好意思。”Konoe慢慢地眨了眨眼睛,把匕首放到了孩子手里。

虽然初次见面就这么问不太好,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你的名字叫什么?”

“Ryou……”孩子迟疑了一会儿,看了他几眼,低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我先走了…”他转了过去准备返回的脚步却在看到Konoe的神情后停顿了。

“大哥哥,你没事吧?”青年那孤落落的眼神与今早和他吵架的朋友像极了,于是Ryou多问了这么一句。

他不知道这句话让Konoe彷徨的内心得到拯救一样平静了下来。

Ryou感觉到青年周身寂寥的气氛渐渐归于平和,不由自主地开口。

“大哥哥…,你和我的一个朋友真像。”察觉到对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脸上,Ryou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把压在心头的事情向一个陌生人倾诉了出来。…也许正因为是陌生人,才会想要去倾诉。

“今天早上他和我因为一件小事吵架了,我很生气很激动,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个时候他愣住了,也是这种很…寂寞的眼神。”除了“寂寞”大概没有什么词能形容了,Ryou想道。

“朋友,可是很重要的啊。”注视着Ryou的青年忽然微笑着说,真诚地看着他,“感情太容易因为受到伤害而消失了,所以得好好保护它。我想,你的朋友一定很在意你,他…肯定在等你去和他和好。”

“那么大哥哥你又是在在意谁呢?刚才你的神情看上去比我的朋友还要难过一百倍。”Ryou认真地抬头这么问。青年环顾被夕阳照得发亮的树林,低低地叹了口气。

“大哥哥也在思念一位故去的朋友。我想把祇沙的大陆走遍,也许能找到一些与他相关的事物,以此来祭奠他。可是旅行了一年,我现在却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了。”

Ryou思考了一会儿。他难以感同身受这沉重的话语,但他希望能够安慰这个青年。他看上去实在是非常的寂寞,让人难过。

“大哥哥你一定很喜欢你那位朋友,”Ryou边说边微蹙起眉,那是他思索时的样子,“不知道让大哥哥这么惦记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肯定很好很出色吧。……其实,你的朋友一直活在你心里,不需要其它的证明了。”

青年面容沉寂,目光停在空中的某一点。Ryou有些胆怯地抬头看他。不知道自己这话有没有宽慰到这个哥哥,还是只是让他更加伤感了。但愿不是后面一个。

“他……是一个很勇敢也很坚定的人。说实话他对于很多事情的果断一直是我所羡慕的。”

“那么大哥哥你也要坚强起来!像你的朋友一样!就像我和我的朋友,我会记住他,这样就足够了。你的朋友他永远不会在你的记忆里……你的心里消失。”Ryou忽然用坚毅激昂的语调说出这些话。虽然只是认识了很短时间,他却无理由地相信,大哥哥他一定能振作起来。因为他那么温柔,因为他也教会了Ryou守护朋友的重要。

Konoe笑了,他的眼中闪着微光。他俯下身摸摸Ryou的头。“你和他长得很像,都是天蓝色的眼睛……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郑重地表达了感谢,“大哥哥要走了,但愿还能再相见。”他的告别以微笑结束。

 

黄昏的微风绵绵穿过徒步跋涉的旅人的指间。心中的荒芜虽然没有完全褪去,但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安慰。终有一天,这个孩子允诺的灵魂深处的平和会到来,一定。

追忆的风吹遍祇沙的土地,伴随勇敢的人继续前进。珍贵的往昔和所爱的人的存在绝不会轻易消逝。承载着这些他就能一直一直追寻下去,走下去。

 

拾荒者  完

Pledge of Eternity 正式完结

------------------------------------------------------------------

后记:在吧刊出炉之后这篇文收到了各种各样的评价,其中最多的就是“居然是BE!”(笑)其实作者认为这一篇并不是BE哦。

首先感谢读到这里的各位。(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真的看到了这里。

来说说我创作时候的一些想法吧。个人以为Lamento原作的Rai线BadEnd里的Rai和Konoe很软弱。虽然得到了恶魔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心,忘记了他们曾经的坚强不屈。我一直在想,有没有另一条路能让他们不要这么悲惨地活下去。按着原作的发展应当就是Rai和Konoe互相厮杀直到死亡,那样也太残忍了。忘记过去发生的一切,忘记对彼此的情感,那样的话还不如死亡。所以我就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让Konoe去完成他们在镜湖的约定,所以这一篇里基本都是Konoe视角。

在我心中,Konoe是不会一直消沉于命运的人。即使遭受那么多苦难,即使在最后他的存在意义被Leaks全盘否定,仍会有坚强的火苗在他心中绝不熄灭。而他对于屈服于过去的恶魔化Rai又是怎么想的,我无法确切地说出来,但我相信他们之间的羁绊还存在着。

比起永远厮杀不止堕落到底的路,如果Konoe能够保持理智和初心走下去,即使失去了Rai,那也是留给两个人最好的结局。

评论(3)
热度(14)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