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胖次猎人的报复(。

参加了微博上的狛日暗锅www这边混个更

想弄搞笑向结果不是很顺利,蠢且有病……

爱岛,狛枝对日向有箭头,日向对狛枝或许会有箭头的故事

--------------------------------------------------------------------

贾巴沃克岛迎来了一如既往被阳光眷顾的早晨。隐约可以听到的轻快鸟鸣和从未合拢的窗帘缝隙间透进的光线一起把人从绵绵睡梦中唤醒。因为一晚上都睡得安心舒适,睁开双眼好一会儿后都还意识朦胧不清,日向揉揉眼睛,撑着床慢慢地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困意好似还缠绵不去,在温暖的被窝俘虏自己之前日向赶紧掀开被子,披衣下了床铺,往阳台走去。

打开阳台门,迎接日向的是凉爽的微风。往远处眺望可以看到舒卷的云朵和从旁泻下的金色朝阳,预示着今天也会是让人心情愉快的晴天。日向站在栏杆前,感受着清新空气吸进肺部一点点让全身取回力气的惬意感觉,不经意地抬头一瞥。印象中昨晚洗干净的衣物应该正挂在衣架上随风飘扬,现在仔细定睛一看,在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长裤之间,唯独不见了蓝底缀有洁白樱花的布料。

“哎?”

是视角问题所以被遮住了没有看到吗?日向挪了两步到顶部衣架的正下方再次抬头望去,却仍然没有找到理应在那边晾晒着的内裤的踪迹。地板上也干干净净,看来不是被风吹落的。

还是说自己昨天已经把它收回去了吗?忘记晾干的衣服早就收回房间,还在阳台上乱找的情况偶尔也会发生。日向疑惑地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只好离开阳台回到房间确认。

在身后关上门,自外面吹进的清风随之停下脚步。日向来到衣柜旁边,伸手拉开放置内衣的那一格抽屉。

“……?!!”

要是衣柜这里有安装摄像头的话,大概此时会拍出一副日向脸色发青神情呆滞的画面吧。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确认自己并非看错——抽屉里原先摆放整齐的内裤此时全都不翼而飞,只剩空荡荡的木质搁架。日向把抽屉一口气拉到底部,甚至都能越过它隐约看到下一层的衣物,里面没有装任何东西的事实还是很明显地摆在那里。

“怎么会……”

遇到意料外的状况时,人们总是尽可能往合理的方向上寻找解释。以为自己是记错或放错了地方,日向不弃不馁地接着检查衣柜所有的格子,拉开橱门在本来不多的衣服里四处寻找。随后在卫生间、卧室、各个角落察看——结果是,哪里都没有。虽然没有刻意去数过但数量应该有不少的内裤,全都像自己获得生命逃跑了一样地从日向的小屋里消失了。

涌上心头的困惑和懊恼让日向一时只好无言地坐在床边,思考起这个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态。虽然明白贾巴沃克岛上不正常的事情层出不穷,一件一件去计较就会没完没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这种针对个人而来的莫名其妙的事还是第一回遇到。

针对个人……?

尽管只是不可靠的猜测,说不定也有其他人遇到了内裤失踪的窘况,或者说是兔美一时兴起折腾起来的新活动。一个人冥思苦想实在没有头绪,日向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先如同往常去餐厅与大家汇合再回头处理这件事。

昨天晚上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还真是万幸了啊……

日向忍不住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仅存的这一条蓝底白樱的底裤,感到心情复杂得有些哭笑不得,一时却也没有办法,只好整理了仪容之后走出小屋往餐厅方向进发。

 

“于是,今天的任务分配就是这样了。大家稍作休息之后就到各自负责的区域去吧。”

“是的啾,请大家努力工作然后和睦相处哟,lovelove~”

一如往常地将今天采集和扫除的任务公布后,聚集在宽敞的海景厅的众人便各自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散去。日向把任务表放到桌上松了口气,环顾四周。空旷下来的餐厅里,只能听到大家逐渐远去的足音,看来已经没有人在了——虽然想要向兔美询问今早的事情,但毕竟并非什么能登大雅之堂的话题,日向还是选择了周遭无人的场合下开口。

“那个啊……兔美,能稍微问一件事吗?”

“哎,日向君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没关系,身为老师一定会尽力帮你解决的啾,但说无妨。”

叫住了似乎也准备离开的粉色兔子玩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日向反而踌躇起来。一开始还以为是兔美的恶作剧,然而现在看着对方一脸温柔祥和的微笑表情,日向实在难以想象这个尽全力想让他们其乐融融的单纯的兔子老师……会干出偷盗学生内裤的事情来。就算不是偷盗,基于常识来说也不会涉足到学生的隐私吧,毕竟是内裤啊……?这么想着日向到此刻为止才第一次感到了某种意义上的类似羞耻的情感。

“怎么了啾?日向君的脸很红的说?”

“不,没什么…呃,那个,是这样子的,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衣柜里我的内裤不见了啊…就是现实层面上的从我的小屋里消失了,哪儿都找不到它们。在想该怎么办才好…”

说出来了……

虽然一开始只是兔美单方面坚称自己是魔法少女,天长日久日向也就把总是穿得粉嫩的她确实当成一个女孩子来看待。就这么对女孩子说出了自己的内裤失踪的话,日向不由得担心起自己的形象来了。

不出所料,兔美果真变成了一脸惊慌的神情,豆大的汗珠略显夸张地从她额头上滚落下来。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啾…!太糟糕了…”兔美甚是悲伤地垂下了脑袋,“对不起啾,没能保护好可爱的学生们的私人物品是人家的失职的说…”

“没关系,不用那么自责的…”望着兔子玩偶脸上逼真的泪花,日向一边试图安慰一边在心中默默清除了兔美的嫌疑,“或者我还是先自己一个人找找看好了。”

兔美闻声举起了魔法手杖,豆豆眼稍微透露出一些决心。

“不不,人家也会帮日向君一起找的啾,只要使用人家的力量一定能很快找到的说!”

“啊哈,我也会一起帮忙的…!”

突兀的声音在餐厅里响起。原本以为这里除了自己和兔美就没有别人的日向惊讶地抬头望向声音来源。

狛枝正从楼梯口走过来,微笑着抬手向这边一人一兔打了个招呼。

“狛枝…!为什么会在这儿?”

“抱歉听到了两位的交谈啊。本来是打算回餐厅拿一下忘掉的东西的,结果在上楼梯时听见日向君的声音,想着不能打扰你们谈话就暂时先在外面等着了。”

“…是这样啊,吓了我一跳。”

不想被外人知道的事情似乎被一个稍微有点麻烦的对象听去了,日向尴尬地抬手挠了挠脸颊。

“内容基本都知道了实在是抱歉,所以作为赔礼的话就让我也一起帮忙找吧。如果像我这样没用的垃圾也能分担一些日向君的烦恼的话就好了。”

“哎这个…可以的话还是不想麻烦别人。今天你也有任务分配的吧,我一个人解决也没问题。不过还是谢谢你,狛枝。”

说实话,在日向的印象里,“不太合群、言行古怪但人应该还不坏”构成了对狛枝的理解的大部分。此时这样的狛枝主动诚恳地提出帮忙,无疑让正在焦虑的日向感到十分的感激。但是考虑到事情本身的性质,果然还是不要麻烦还不怎么熟悉的人比较好。毕竟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谈论内裤的话题实在太尴尬了一点啊,日向在心中默默地补充上这一条。

“嗯,说的也是呢。那日向君有什么头绪吗?比如说会丢在了哪里之类的?”

“谁知道…房间里已经被我全部找了个遍,但还是没有。要说在别的什么地方我也想不太到了。”

“确实衣服的话不可能自己变换位置呢,日向君也总不会把它们扔了吧?”

“…当然不会啊。”

“岛上除了我们十六人以外没有别人是一开始就确定的事,有小偷的可能性也被排除在外了。”

“也就是说……”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某个被自己彻底忽略掉的可能性,日向连说话都有点不顺。

“不,不会是……被谁拿走的吧,怎么可能……”

因为相信大家之中没有会干出盗窃别人内裤这种行径的变态,从一开始日向就没往那个方向想。虽说也有花村那样的人在,说到底只是仅限于日常的谈笑。就算现在被点明了“犯人可能在我们之中”,怀疑同伴也不是他乐意去做的事。

“我也不愿意怀疑超高校级的大家,但是相比起别的解释,我想还是这个更合理一些?”

狛枝虽然同样露出了似信非信的神情,还是冷静地猜测道。打断他继续往下说的是兔美软绵绵的声音。

“狛枝君,不是那样的啾…!其实昨天一天,人家都没有在监控摄像头里发现有出入日向君房间的可疑人物,这一点人家可以保证的说!大家都是好孩子,不可以怀疑同伴噢~要lovelove才行~”

兔美确凿的证言让日向多少放下心来。托着下巴思考的狛枝在听到了兔美的辩解后,就放下了手微笑道。

“也是呢,本来像我这样的垃圾渣滓怎么可以擅自给大家加上嫌疑,现在被澄清了这一点也就安心了。”说罢他转过头望了望墙上的钟,“差不多快要到开始采集的时间了,我们走吧日向君,今天可是负责同一块区域的噢。”

“哎,是那样吗?”

“自己安排的都忘记了?我们今天都是去山里采集,日向君偶尔也会有大意的时候呢。”

狛枝拿起桌上的任务表,指着写有两人名字的那一栏对日向笑道。

“那、那也是没办法的啦,好了好了快点走吧。”

小小的纰漏被狛枝指出,日向只好随意应付过去,推着对方快步走出了餐厅。

 

风吹动草木植被的飒飒声清晰在耳,铺满碎石的路面被敲敲打打,小石子滚得到处都是。在堪称烈日的阳光照耀下不停地挥动鹤嘴锄,身边不时响起“找到了!”、“在这在这!”的兴奋声音。日向暂时停下手头的活,用毛巾拭去颈部滑下的汗水,回头朝同伴那边张望。田中、索尼娅和左右田在不远处有说有笑地工作着,狛枝也蹲在近旁从碎石堆里翻找出有用的材料。

察觉到日向的视线,狛枝抬起头回望过来。

“怎么了,日向君?累了的话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嗯…说的也是啊。”

“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是还在想着今天早上的事情吗?”

“哎,为什么知道?”

“很明显地写在脸上了噢。嘛…遭遇到内裤失窃这种荒唐事,心情也可以理解就是了。”

日向扶着锄头的木杆,原本向着狛枝的目光转而游移到了别处。

“越想越觉得奇怪啊…既然不是被人拿走的,也不可能自己凭空消失,难道是我脑子真的不对劲到会把衣服扔掉吗…不可能吧。”

“日向君冷静一点…回想一下有没有可能是自己交给别人了之类的?”

“啊…?”

想着这人在说什么玩意,日向看向狛枝,却发现对方的表情认真不似在开玩笑。

“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是吗,而且也和日向君有关噢。虽然只是无意中听来的,大家说自己的希望碎片被你收集齐的话,就会不由自主地把内裤交给你,…是真的吗?”

日向有种被一针见血地戳中要害的感觉。狛枝说的没错,确实迄今为止已经遇到了好几次这般令人不知所措的情况。伴随着学生手册上碎片集齐的清脆提示音,对方手里色彩斑斓款式各异的内裤也递到了眼前,不收下还不让走。虽然日向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大家却总是争先恐后地用贴身的私密衣物表达好感。结果他也只能不明所以地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收下来带回小屋。

“嗯,是真的…先说一声我并没有开口要过啊,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自己塞过来,还觉得有点头疼的来着…”

日向为自己匆忙辩解,随即听到狛枝笑出声来,以接近调侃逗弄的语气说道。

“日向君真可爱啊,是我的话说不定也会很乐意地把内裤双手奉上的吧?”

“你说什么?”

“哈哈没什么,别在意。”

“……”日向不自在地挠了挠脑后。

难道说……狛枝的意思是自己也在不知何时把内裤作为礼物送给了别人?

“……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我可不认为我也有把那种东西随便送人的习惯。”

“嘛,只是提出一个有可能的猜测而已。实在没有头绪的话去问问看那边的田中君他们怎么样?也许会得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喂,这种事情怎么想也不方便问别人吧……说到底谁会知道在哪儿啊。”

正当狛枝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站起身来的时候,突然的巨大轰响让两人一起转过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

体积庞大的石块从不知哪里的山崖上直线滚落下来,目标正是两人所站的地方。千钧一发之际日向本能地想去拉住狛枝逃离此地,结果伸出的手还没碰到对方,反而就那样被用力地扯了过去。日向脚下不稳往前两步撞进狛枝怀里,下一秒背后就传来巨石落地的骇人噪音。

巨大的动静引起了不远处索尼娅三人的注意。赶过来看到一片尘土飞扬的景象时也就明白出了什么事。

“太、太危险了…!狛枝同学和日向同学没受伤吧?”

“噢…肆意开采挖掘终于触动了山之神灵的怒火,自其掌间降下了天罚吗。无须惧怕,人类,本王既在便可保你们一时无虞,任凭神怒如烈火般焚腾也无法伤此结界中人分毫。”

破坏神暗黑四天王也从田中的围巾里跳出,在狛枝和日向的周围跑来跑去。

“哎呀…这个不是贾巴钻石吗!这可是稀有材料daze!”

蹲在大石头旁边察看的左右田突然两眼发光,指着砸出的坑边隐约露出的耀眼宝石,招呼众人一起过来采集。

“啊…抱歉。”

忽然意识到自己和狛枝姿势的不尴不尬,日向赶紧从对方怀里抽身然后道了个歉。

“没关系,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差点把日向君卷进危险的事态里面。没受伤就太好了。”

“是啊,你也没事就好,被那种石头砸到就真的糟糕了。刚才谢谢啦,救了我一把。”

“不需要那么客气,”狛枝歪过头笑笑,伸手指了指那边注意力被贾巴钻石吸引过去的索尼娅三人组,“话说回来日向君不去问问看吗?那件事情。”

“没、没法问出口的吧…!”

“哎…丢东西是很平常的事情吧,就算询问一下大家的意见也没什么不妥当。而且超高校级的大家说不定着眼点会更好,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呢?”

无视了日向的抗议和阻拦,狛枝径直走过去,弯下腰向三人问道。

“打扰到各位的话实在抱歉,请问田中君、索尼娅同学和左右田君最近有没有看到过日向君的内裤呢?”

“什么…………?”

完蛋了。日向在心中为自己轰然倒塌难以挽回的形象感到深深悲痛。

倒是索尼娅最先反应过来,带着一脸奇妙的急切表情凑上来。

“很不好意思没有看到过,提供不了帮助。但是莫非日向君也丢东西了?”

“也……是指?”

“其实是田中同学今天早上也丢了一样相当重要的物件,对吧,田中同学!”她转回头去向抱臂垂眼深沉思考中的田中确认。

“说得没错,雌猫哟。在驱赶打扰本王安眠的气焰甚嚣尘上的梦魔之时,一时疏忽大意使得本王从不离身的护身符意外丢失于虚无之中。这是换来黎明曙光的代价,其真身尔等凡人无需知晓,本王自有办法将它取回,喝哈哈哈。”

“索尼娅……能不能帮忙翻译一下?”

“是。其实是田中同学用饲养的第一只离世的小动物的皮毛所做成的标本呢。今天早上起床之后田中同学发现它不在身边,于是来找我们商量,我才得知这个护身符的存在。”索尼娅单手挽住自己的手臂,稍微垂下眼,“之前都没有察觉到,田中同学一个人背负着这样沉重的东西,这份隐忍实在让人敬佩。”

日向一边听索尼娅诉说,一边望了望在旁边落寞挖掘着钻石的左右田,忍住嘴角的抽搐安慰道。

“也许是丢在房间的哪个角落里了吧?一些缝隙里面比较难察觉到,等采集结束后再回小屋好好找找吧,应该是不会凭空消失的。”

“日向同学的话很有道理,给予你赞美!田中同学,等工作结束之后就一起去找吧!”

“还要和那家伙回小屋啊——索尼娅桑——日向你看看你提的什么馊主意!”

 

“啊…累死了,山里的采集果然比其他地方要更费力气啊。”

和狛枝走在回一号岛旅馆的路上,日向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然后捶了几下有些酸疼的肩膀。

“毕竟是在相当热的天气里劳作呢。下午要休息吗,还是说到别的地方去找找看?”

“嗯…现在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从索尼娅他们那里也没问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回想起那三人听到内裤二字时的怔愣表情,日向忍不住瞪了身旁微笑的狛枝一眼,“托你的福感觉个人形象都毁了啊。”

“别这么说嘛,至少日向君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还是非常美好的噢。”

“这用的什么词啊…”

往前行进的时候,路的一旁突然出现了一个在太阳底下巍然不动的人影。日向走近前看才发现又是站着就睡着了的七海。

“…喂,七海,醒醒啦。”

“啊,狛枝君,日向君,晚上好——?”

“是中午好吧…怎么又在路边站着睡过去了。”

“唔嗯…中午了啊,被太阳暖乎乎地照着就觉得非常困…快要到午睡的时间了呢zzZ”

“要午睡至少也回小屋睡…?要不要送你回去?”

七海揉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以一副让人没法不担心的模样摇了摇头。

“没关系,这之后还要去找东西的来着…不找到不行…,谢谢日向君,我没事的。”

狛枝和日向无言地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

“找东西…?七海同学也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唔…应该是挺重要的吧,我想,”七海双手牵着背包带,抬头说道,“狛枝君和日向君呢,这之后有什么打算…?”

“啊,待会儿打算去找日向君的内……呜咕!”

狛枝还没说完就被日向来了记肘击。七海疑惑地歪头望过去,只看到日向一手捂住狛枝的嘴,有些不自然地回过头笑着解释。

“没什么,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是打算下午在岛上四处走走就好了。”

“这样的啊……两个人看起来关系不错呢,那就先不打扰狛枝君和日向君了,待会儿见。”

七海露出安心的笑容,向两人摆了摆手之后便转身往相反方向离开。

目送七海走远,日向才放下捂在狛枝脸上的手。

“抱、抱歉狛枝,刚才打了你…”

“没关系…!除了有点痛以外日向君没什么需要道歉的!”

“果然还是在责怪吧…”

“真的没有噢,多心了。不如说挨一次揍能换来和你那么长时间的亲密接触,还在想是不是幸运突然发动了呢。”

“这话越听越奇怪了啊…?”

“话说回来,不觉得有些凑巧吗?今天丢了东西的人似乎不只是日向君一个而已,田中君和七海同学似乎都遗失了一些重要物件,让人没法不联系起来看呢。难道说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是啊…虽然没有引起什么骚乱,但果然还是很可疑…”

日向托着下巴犹豫了片刻,转过头以凛然气势对狛枝说道。

“下午还是去找找看吧!总觉得不找出来就不甘心啊。”

“好,日向君这么决定的话我也没有意见,总之这个下午都会奉陪的。”

 

如果说贾巴沃克岛上会有不平凡的日子的话,今天一定是格外不平凡的一天。

常年晴空万里艳阳白云,就算到了夜间也能清楚看到星星的岛上,竟然下起了暴雨。雨势来得凶猛无比,把路边的植物叶子打得簌簌作响,雨丝密密落下几乎能遮断视野。

在一片水汽与烟尘交织成的昏暗雨幕中狂奔回旅馆,日向一边回味着这奇妙又糟糕的一天,一边分神留意着脚下以防滑倒。

中午回到小屋稍作休息之后便如同约定的一样,和狛枝去到了各个小岛找寻离奇失踪的内裤。把近三天曾踏足过的地方一一列举出来,不厌其烦地去察看。日向也是相当佩服愿意陪自己走上整整一个下午的狛枝。

但最后不管在哪里都是毫无所获,虽然两个人都累得几乎半死。

途中遇到了其他的同伴在散步消遣时间,从闲聊中得知还有不少人同样丢了自己相当在意的物品,而且它们的微妙的共同点是——在丢之前都不为人所知,是主人自己秘密保管着的东西。

白白浪费了一个下午不说,傍晚回一号岛的路上还突逢暴雨。

……真不知道今天是出什么差错了。

因为全身都已经湿透,再被雨点打在身上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日向扭头看了看身旁的狛枝,对方也放弃了用手臂挡在头上,只是尽全力奔跑着。平时蓬开的发丝沾了水而软绵绵地垂下贴在他脸颊旁,倒是更有点神似海藻一类的植物。

不过仔细想来,今天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和狛枝拉近了不少距离,也发现他其实是个不错的家伙。日向推开眼前的旅馆大门,在心中暗暗想着。

“——噗通”

“日向君!?”

“没、没事……”

结果因为这一走神没看清脚下的路而彻彻底底地绊倒在地,日向对平地摔有了新的体验。

“一点都不像没事啊…来,我扶你起来。”

伴随着狛枝声音的是骤然划过天边的闪电,将整个天穹照得亮如白昼,也照亮了面前他递过来的手。日向怔了一秒,随即把手搭到对方的上面爬起身来。

就这么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一路被牵着手进了狛枝的小屋。

关上门把暴雨拦在门外,两个人因为一顿狂奔而扶着墙气喘吁吁。等到肺部的疼痛稍微缓解以后,日向站直身体,狛枝则在对面拧着自己的衣服。

“我说,为什么会到你的小屋里来啊狛枝……”

“嗯…一不小心就过来了?不用介意啦,等雨停了日向君再回去也可以的。”

“问题不在那里吧…”

“比起这个,日向君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不赶快换掉衣服的话会着凉的噢。”

“…所以说,这边不是我的房间,根本没有衣服可换啊。就算再被淋一次我也要回去。”

一时疏忽结果跟着狛枝乱跑,日向没好气地看了对方一眼,转过身打算推门离开,握上门把的手却被狛枝拦住。

“可是回到了自己小屋,日向君不是也没有内裤可穿吗?难道说你有真空的兴趣吗?”

“才没有…!那不然你想怎样啊?”

“不介意的话日向君可以穿我的衣服,当然内裤也没问题噢。不如说直接送给你也没关系呢。”

“……完全不需要。”

狛枝对日向的回答充耳不闻,径自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与身上穿着一模一样的T恤和长裤,接着到阳台上,片刻后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条灰白格的四角裤。

“衣服都是昨天清洗过的,在干不干净方面上日向君可以放心?”

他举起手里的衣物向满脸黑线的日向示意。

“不,所以说问题根本就不在那里吧…而且为什么在那样的暴雨里你的内裤还是干的啊?”

“啊这个,因为日向君一直没有来收集我的希望碎片所以也没机会告诉你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裤晾在外面,就算下着倾盆大雨也不会被淋湿。嘛,姑且当成是我那垃圾一样才能的一部分好了。”

望着面带微笑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狛枝,日向不由得倒退几步,却毫无用处,愈是后退狛枝就愈是逼近。

“接下来…日向君是自己换衣服呢,还是我来帮你换呢?”

“就没有不换的选项吗!?”

“很遗憾的是没有。顺便一提,刚才房门也被我反锁掉了,逃跑我想也是做不到的?”

“狛枝你…原来一开始带我过来就是这个目的啊!”

“嘛,只是觉得从路遇暴雨到你突然摔倒这一系列的机会不能不好好利用起来呢。日向君不动,是在等我帮你脱吗?”

“怎么可能啊笨蛋给我住手——?!!”

 

次日,贾巴沃克岛又迎来了一如既往清爽的早晨。

虽说对日向而言余味很糟糕。

醒来的时候狛枝还尚且搂着自己的手臂睡得安稳,日向拼命忍住把他揍一顿再踹下床的冲动,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下床,穿好放了一晚差不多干了的衣服,回到自己的小屋。

他承认自己是抱着“丢了的东西过一晚就会回来”的天真想法,另一边也是因为完全不想在狛枝的房间里多待一秒,才回房确认一下。到自己衣柜旁边拉开内衣抽屉,却还是空空如也。

“果然没那么容易就回来吗……”

日向稍微有点失望。不过很快,在早餐时间包括日向在内的众人就得知了昨天一天自己丢失的重要物品究竟去了哪里。

“呀咿呀咿!那个可恶的小偷就是他了啾!”

兔美志得意满地敲了敲手杖,单手拎着一只半黑半白的熊布偶的后颈。

如果日向没记错的话,是在到贾巴沃克岛上的第一天被兔美揍得灰溜溜逃走的那只熊。

“没想到、第二次输给了兔美这种货色……”

“爱与正义会是最终胜利的一方啾!你这个难缠的家伙,快坦白自己对大家做了什么的说!”

“只是好心地把你们这群家伙的东西代为保管而已……呀啊,住手,棉花、棉花要漏出来了!”

兔美像是晃一面小旗子一样地抖了抖手中的熊,从那看起来软绵绵的身体里奇迹般地掉出了一大堆东西。各式各样应有尽有,从不知什么动物的毛发标本到画有兔美的粉色笔记本,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沓蓝底白樱花纹的内裤。

“那、那是……!”

“是我昨天丢了的东西!”

大家瞠目结舌了片刻,终于反应过来跑上前去,努力翻找属于自己的物品。一阵混乱之后,留在原地的还是那垒起的一沓内裤。

“日向君,那个似乎是你丢的东西噢?”

狛枝在旁边好意地提醒道。

“是的啾,这是日向君困扰了很久的失踪的内裤的说!终于找回来了实在是太好了啾!”

“…不用说这么大声也可以的吧…!!”

“哇呀那个是小创创的胖次的说——”

“日向同学的内裤……!❤”

“从来没见到过,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其中也不乏几道热切的——日向冲过去把一沓蓝底白樱的布料全部抱在怀里,然后抬起头愤恨地盯着被兔美提在半空中的熊。

“犯人…偷内裤的事就是你干的对吧?!!”

“唔噗噗,是本熊做的没错~只是可惜没能引起互相残杀,你们这群家伙太让人失望了吧”

“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情而互相残…哈啊?”

七海抱着怀里粉色的笔记本,还没问完就打了个十足困倦的哈欠。

“我呢偷走了你们这些家伙每个人最不为人知的一样东西,按照剧本你们应该会为了死守秘密而开始互相残杀才对!啊啊,结果…因为上次被兔美打败力量也减弱了,能影响到的地方只有这么点,失落……”

“那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说!才不会让你来破坏lovelove的修学旅行呢啾!”

兔美少见地露出了“果然被打败之后脑袋也退步了吗”的含有复杂意味的眼神,然后义正言辞地宣言道。她举起手杖,正要像打高尔夫球一样地将黑白相间的熊打飞,却被日向拦了下来。

“等等啊,所以说为什么只有我被偷走的东西是内裤?!!”

“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对胖次猎人的报复!唔噗噗噗噗——”

 

Fin

评论(5)
热度(87)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