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Game

其实和电子游戏并没有关系,只是因为lana del rey的同名歌很好听,吃我安利((

日向君中心,姑且算是狛日+mob日,一个mob的柏拉图恋爱心路历程((

----------------------------------------------------------------------------



1.

手指在键盘上敲击出的声音,围绕着我的耳朵一刻不停地响起。面前屏幕被字母数字占据得满满当当,并随着每一条新的算法的输入不断地滚动向下。

这本身是件枯燥又无趣的事情,不过要真的静下心来沉浸进去,也并不是很难。排列整齐的编程界面本身就带有催眠性。

托新世界程序的福,大量的数据被保留下来可供使用,我现阶段的任务就是把它们拼凑组合起来,形成日向创的Alter Ego的外壳。

新世界程序的强大功能让我叹为观止,在上一次修学旅行中连最为细致入微的动作和表情都被一一保存下来作为图像,这让我的工作负担一下子减轻了不少,只要简单地整合就行了。

尽管我所面对的他的容颜不算出众,对比起满屏幕的字符,不得不说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多。

不知道多少页的算法被输入进去后,右下角小人形状的进度条犹如给我奖赏似的,以细小的幅度增长了一格。

 

不知什么时候,他进了房间,走到我身边来,在桌上放下一杯咖啡。

我停下打字,回过头望向他,正好与那鲜红的双眼对上。他的关怀让我受宠若惊。

“谢谢。”

我忙不迭地端起咖啡,向他道谢。

“不客气。人物形象这部分已经完成了吗?”

日向笑着回应了我,然后目光越过我停留在计算机的屏幕上。他的视线扫过最后几行代码就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是的,”我点点头,“但是从这之后开始才是真正的核心程序。”

好比写小说,角色的性格是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关键。人的外表容易塑造,内心却不然。接下来要赋予Alter Ego独立思考和作出判断的能力,教会它感情,换言之就是给人工智能以“智能”和“生命”。虽然已经有三个成功到让人咂舌的先例在,但除了能借鉴经验以外,作出第四个AE的工作量不会因此减少分毫。

“谢谢,辛苦了。这之后的工作就交给我好了,去休息吧。”

日向拍了拍我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是对待同僚的妥帖态度。

我站起身为他让出座位,本想要说些什么,却找不出任何可叮嘱的话。

毕竟他也已然是相当出色的编程者了,说不定能力早已凌驾于我之上——得益于不二咲AE和七海的指导教诲以及自身的努力——从零基础到如今的才干,确实是让人赞叹的成长。

我犹豫半天,最后只简单地关照他不要太辛劳,就离开了遍布着计算机的房间。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2.

狛枝凪斗是一个我耳熟能详的名字。

早在他刚被机关发现保护起来之时,他的斑斑劣迹和种种传言就不胫而走,直至不受重用的底层员工都有所耳闻。和苗木诚同一称号却像是受诅咒一般的幸运,身上携带的属于绝望的肢体,在塔和城险些致苗木困于死地,诸如此类。

不过让我对这个人印象深刻的原因并非这些。毕竟在如此的世道里,比他更匪夷所思耸人听闻的事件比比皆是。

我不得不对狛枝凪斗投以关注是因为,他是日向创喜欢的对象。

这是一个只有他才具有的身份。

日向从没大庭广众地宣言过这一点,但也没有刻意隐瞒,态度自然得几乎看不出异常。

直到那天我偶然推门进入,见到日向靠坐在狛枝的维生舱边安睡之前,我还一直以为他们之间没什么。

后来我才得知,他们在重启的数周目修学旅行中无一例外每一次都成为了恋人。他们是互相喜欢的。

感情真是奇妙,不是吗。这初一看根本不会产生交集的两个人。

尽管如此,狛枝并没有醒来。日向他们想要拯救的77期生没有一个人在屡次的程序刺激下摆脱脑死亡状态,再次睁开双眼。

这让我感到欣喜又遗憾。

遗憾的是,他每一次拼进的努力全部都白费,并且还要在此之上继续投入精力。那会永远缠住他,让他无暇去顾及其他的人和事。

欣喜的是,只要狛枝凪斗一天不醒来,我就多一天时间做着有朝一日可以取代他的白日梦。我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我单方面的恋情宣告终结的那一天。

 

3.

我对日向创不是什么迅疾的一见钟情,甚至一开始都没有对他投以过多的关注。

与日向在一起的价值只有朝夕相处时才慢慢得以体现。开始共同工作之后,倾慕也与日俱增。

在他来找我讨论“想要制作自己的AE”时,我一边为他的离奇想法感到不可思议,一边又难以按捺住狂跳不止的心脏。这是他信任器重我的表现吧,我这么想着,但我还是装模作样地先行推拒。

“Alter Ego和七海都可以帮忙吧,而且比我要专业得多,为什么不找他们呢?”

“Alter Ego的话已经要负责机关那里委派的大量任务,要抽出时间来应付我的请求我想也不容易。七海那边确实没问题,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再找一个足够可靠的同伴一起。”

他双手合十望着我,眼中满是诚恳的委求。

于是我恍然间忘了去考虑这件事会带来何种后果,像是被什么东西驱使一般满口答应下来。

“但是为什么想要做这个AE呢?”

我对他的目的好奇至极。但后来我想当时就不应该去问,我宁愿一无所知。

“嗯…非要说的话,是为了不要死掉吧。”

他看着我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像是为了化解话语中的沉重一般微笑起来。

“啊,什么意思……?”

我怔愣着,反复回味好几遍才理解了那句话的含义。

“最近越来越感觉到时间所剩无几了。不需要医生来诊断,这种事情我还是有数的。”

如果在这里消失掉就没法继续去唤醒同伴,也就再也不能为过去作出任何弥补。他接着说。

那是一个契机。我得以接触到日向创的过去,并且能够参与进他的未来的契机。

听完他讲述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我才恍然发现从前在我心中崇高的他,原来和狛枝凪斗拥有同样污黑的履历。这就是他们彼此互相吸引的原因吗?我不禁这样猜测。

可是那无所谓,现在的他需要我,在人生最后的时间里选择与我一起度过,这已经让我生出了一种赢过狛枝的自鸣得意。

在喜悦与悲戚交杂的心情中我决定要尽全力实现他的愿望,守护他余下的生命。

我必须要说,直到最后我都抱着这样的决意,没有变过。

 

“说起来,机关知道我们的计划吗?很难想象会被上级批准通过啊…”

理智就算一时脱缰,总有一天会突然回来敲响警钟。我想这就是我本能地感到危险的那一刻。

要是我不问,他大概直到死也不打算告诉我吧。

“是啊,所以我没有汇报上去。整件事都是秘密进行的,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

日向态度自然地耸了耸肩。

不知为何,他越是云淡风轻,我就越是恐慌。

“可是这样很危险啊?被上级知道了的话不是简单的处罚就能了结了的,神座时期的你受到他们很大的提防,这也是你自己说的吧。”

“没错,”他点点头,“抱歉现在才提醒你,参与我的计划是有风险的,后果如何我也很难保证。怎么样,打算退出吗?”

他稍微侧首望着我,眼中并没有带上任何威胁的意味,只是单纯的疑问。这与我所想象的反应大相径庭。

甚至都不阻拦一下吗?

我忽然有了一种被愚弄的愤怒之情,在心中回想一遍当初立下的决意,还是摇了摇头。

“不,绝对不退出。”

他的神情中没有太多喜怒哀乐的色彩,只有鲜红的双眼坦然注视着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到它们仿佛能够看进人的内心深处。

 

4.

日向创终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可是在同一天,他又在计算机上获得了永恒的生命。

我看着名为[日向创Alter Ego]的程序在我的电脑上启动,一个按比例缩小的日向的上半身在屏幕的正中央,有点彷徨迷茫地盯着我。

它向我打招呼,露出和它的主人如出一辙的微笑,和略带困扰的表情。

我按照早已准备好的台词解释说明,告诉它我的身份和它的身份。于是它很快掌握了状况,迅速明白过来自己是继承主人遗志的工具。

——从学习能力上来说,它比日向创本人还要优秀许多倍也说不定。

“那么事不宜迟,快点再启新世界程序吧。再拖延下去,大家醒来的可能性就更加小了。”

它如此提议,不…,应该是命令道。

我说,“好”。

看吧,他继承了日向创的全部特点。在它的心中唤醒同伴就是头等要事,尽管这一重要性是我们用算法编入进去的。

我在另一台计算机上打开新世界程序的界面进行初期设置,它轻松地跨越了现实中电脑和电脑之间的距离,站在屏幕的一旁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操作。它在学习。

那些细微的动作,包括微蹙的眉头,会下意识抬起抵着下颌的右手,被毫无二致地还原出来。

真的和它的主人一模一样。

完成了准备工作,我向它点头示意。

“谢谢,那我走了,后续事项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小心一些。”

“嗯,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它笑了笑,对我挥手作别。我在屏幕外抬起手回应。

不知道它是否已经学习到了,或许有,或许还没有。这又将是一段遥远的看不到尽头的尝试和努力。

 

面对着除了维生舱运转的声响就别无其他的一片寂静,我忽然明白过来,日向创的存在并不是永恒的。

尽管他的意志延续到了机械上,再不会老化,只会不断地精进,亦不用担心任何来自肉体的威胁。但是要将他置于死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将储存在计算机上的人格数据全部删除,日向创就是自此真正地消失无踪了。

我为他的Alter Ego设置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程序,期冀这样能够消解大部分的危险,却也难保比我更厉害而更恨他的人哪一天动动手指就轻易将它摧毁。

这样的可能性总是有的,他也一定预想到了。

但他把后援交予给了我。或者说,不是相信我,只是把自身再一次地托付给了全盘的未知——就像他从前做的那样,以此来换得想要的结果。

从过去到现在,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押上全部去做赌注,即使成功的可能性微茫,而失败的后果无法估量。

日向创真的是很疯狂。

同时也很狡猾。

 

Fin

 

 

 

(↓↓↓这个可以不看

写完感觉太谜了来做一些说(fei)明(hua)……

这是一个守序善良的mob(不是)因为想玩这个视角所以就有了他,其实没有他也完全没关系,日向君可以独当一面,他只是一个以防万一的后盾和护援,可惜中间本来能抽身还是自愿趟了浑水……

……好像越抹越黑了,其实日向君不会真的让别人为他背锅的啦,AE的核心程序是他自己撰写的,mob要洗脱罪名很容易,机关方面也没有mob想象得那么机敏又恶劣,只是对日向君他们放任自流不给配给,希望日向君因为用脑过度自己死掉,所以只要日向君go to grave机关那边大概也就放下心来懒得管AE了吧……

说到这个mob小哥,当他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机关所属员工,日向君的裤下臣就好了……为什么要用他是因为不二咲AE太忙而且受机关控制,七海虽然稍微自由点终归也有限,只好找他了……不过我想日向君自己也能搞得定……

这边的日向君,是觉醒君(什么)第一要义是不惜一切手段代价把大家折腾醒,贯彻落实不以自己过去为耻还能拿来打动他人的思想方针,但不是碧池,真不是……这篇是全年龄啦(

而且日向君到底还是对狛枝一往情深,改不了了……

不过说到最后通篇还是充满了妄想和随意不走心的设定,很多地方也说得不清不楚,能包容地看到这里非常感谢^q^


评论
热度(26)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