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快点去出合唱CD啊!

标题正文基本无关,是全员在KTV玩国王游戏的故事,各种地方都在乱来,请宽容对待。又是争分夺秒地发,总之狛枝生日快乐!

玫粉、橙红,暖色的光束从墙壁间安置的灯管中漫射出来,调至柔和不刺眼的亮度。配合着空气中恬淡的香味,营造出一片暧昧昏暗的氛围。长度近床的沙发、胡乱摆放的抱枕、桌上几瓶开了盖的酒精饮料,怎么看都是别致有情趣。然而与这一切旖旎气氛不合衬的是——

“没道理啊……!!狛枝已经连续当了三次国王了!!居然又被他抽中,啊可恶……”

“是啊狛枝哥耍赖!狡猾的坏心眼——”

两声长长的抱怨。

毫不掩饰艳羡及不满情绪的左右田和西园寺,一个眼泪汪汪地抓着自己的帽檐,另一个像小孩子一样伸手指着那个天生的幸运儿。

眼见其他人尽管没有出声却赞同地点头,沦为众矢之的的狛枝把视线从手中的扑克牌移开,脸上摆出最常用于这种场合的满含歉意的微笑。

“啊哈哈……实在是抱歉,让我这种差劲糟糕又无用的能力影响到大家的心情。让各位不能尽兴,这样的罪过就算是被长枪刺穿腹部十次都不足以赎清呢。如果我的参加对各位来说非常困扰的话,就请不用顾虑地……”

“可以了可以了,不用再说下去了。”

九头龙听不下去一般地打断狛枝滔滔不绝的自我检讨,单手扶住自己的额头。

“而且啊,比起我们,你更应该道歉的对象是日向吧……”

终于有人站出来伸张正义制止邪恶了。

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大家一齐向低气压地缩在角落的日向投去同情的目光。

“狛枝君,这样做是不对的……我认为。”

七海慢吞吞啜饮着气泡饮料,像是喝着热茶一样呼出口气,随后安定地加入声讨狛枝的队伍。

“嗯?七海同学在说的是?”

“就是狛枝君故意为难日向君的事……利用自己的才能呢。”

“七海……没事的,别说了。”

“……日向君,有些时候也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哦。”

看着七海宽慰的笑容,日向几乎要落泪。人间自有真情在啊。

“没有的事……这是误会吧。”而狛枝才刚为自己辩白一句,便察觉到身边气氛骤然变得充满怀疑起来。

“……哈哈,不过就算说我并非故意操纵的也不会被相信吧。看来我的信用确实差到一定程度了呢。”

以为这是谁的错啊。

一众人心照不宣地如此腹诽。

“那么,为了表达歉意,就把这张国王牌让出吧。比起被我这种渣滓占用着,让它给大家带来乐趣才是真正的用武之地。同样的,被充满希望的各位要求做什么我都会义不容辞地去完成噢。”

怀抱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激情,狛枝抱住双臂以满怀期待的双眼扫视了一圈围坐在桌边的人。

“……这么郑重的说法反而教人背后发毛了。”

小泉半带嗔怪半带无奈地接了一句,不过也因为深谙对方性格所以不再多说什么。她叹口气露出大姐姐的体贴笑颜,将国王和各人手中的牌收回重新打乱。

“嘛先不管那些,既然狛枝主动提出了,我们就重新抽一次吧。”

“啊……是我呢。”

揭开牌面,象征着King的卡片躺在七海掌心。

“可恶……我要哭了。”

眼见几局下来无事可干的索尼娅与田中在那边对唱起了日本民歌——补充一句是情歌——并且与理想的国王再次错过,运气的差强人意被充分验证,受到双倍打击的左右田只好躲进角落偷偷抹眼泪。

而与此同时,角落里的另一人倍感如释重负。

没错那个人就是日向。

国王不是狛枝的话,至少不用担心会被针对,而七海的主意又是一向的温和无害可以放心。

他稍微往前坐了一些,倚着桌面用手托住脸颊。

“那么,抽中2和8的两位,请合唱一首歌,然后把以前的过节和解掉,从今往后都好好相处吧。”七海的目光慢悠悠地转了一圈,然后这么说道。

日向看到狛枝挑了挑眉。他随即扫一眼自己的牌,确切无误的数字8印在上面。

不是吧…?

兴许是他的神情表现出明显的惊讶,狛枝随之叹口气。

“唉,所以说日向君的观察力也该长进一些了?左右田君在你身后向七海同学拼命打手势,我都看到了哦。同样这边也有的吧?”

狛枝回过头,于是九头龙的脸转向了别处。

“不然同时猜中我和日向君的号码这种事也太可疑了吧?大家为了让我们和解还真是够努力呢。”

狛枝将手中标有2的扑克牌放在桌子上,玩味的语气换来周围一阵计谋被识破的不好意思的咳嗽声。

话说出门玩,本来没必要这么拼。

不过在场的众人都相当明白,这次来K歌的目的不单单是玩,也是为了创造一个让狛枝和日向能相处和好的机会。

谁让他们两个因为吵架而冷战了三个礼拜——拜此所赐周围的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肃杀气氛。恋爱中的人情绪再怎么大起大落都无需见怪倒是一句至理名言。

狛枝已经完全陷入“日向君不理我了怎么办我这样的渣滓没法留住他啊果然应该以死谢罪,可是日向君分明也有错还逞强不承认真是的预备学科就不能让人省心一些吗”如此看不到尽头的逻辑迷宫中,好些时候还无意识地把心理活动说出口,以切身行动履行着负能量担当的职责。

相对来说隐忍且正常许多的日向……事实上也并不怎么正常。与平日大相径庭、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抑郁模样不说,——某位正在用手机上网的人提供证言说wifi信号也弱了,不知是否有关联——

对狛枝和日向这段时间来令人担忧的精神状态,大家急在心中却也没什么好办法,恋爱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得由当事人来解决才行。直到某一天澪田提议久违地去一次KTV才打开僵局。

“给大家一展唯吹的歌喉呀呼——”

这是好机会。团体活动的氛围总是松弛又愉快,一票人还能推波助澜,作为和解的场合实在不能更合适。发出邀请后,两个人倒是都没拒绝,让忧心忡忡的77届众松了口气多了点希望。

夜晚刚刚开始,KTV包厢里,派对进展顺利,气氛十分融洽,除开罪木一不小心把酒精饮料打翻在了狛枝脸上以外没有任何状况。往常遇到这种情形,日向总是会及时递过去纸巾,有时还会温柔地帮对方擦干净,然而现下只是事不关己地坐在一旁当没看见。在狛枝无奈笑笑起身去卫生间洗脸时,为了缓解尴尬氛围,不知是谁掏出一副扑克牌提议来玩国王游戏。

“日向,要加入吗?”

“行啊。”

没精神的声音。

“振作一点啊,你。”

“…知道了,谢啦。”

发牌时谁也没注意就给狛枝空着的座位多留了一张,本人回来坐下刚好是看牌的时候。

“谁抽到了国王牌来着?”

无人回应。

“国王的话,说的是这个吗?”

狛枝把手指间夹着的牌面翻转过来,略带困惑地望向神情有些僵硬的众人。

十七岁的高中生狛枝凪斗,因为缺乏社交所以还不了解派对必玩的国王游戏是怎么回事。

不过在好心人解释了游戏规则之后,狛枝思索片刻,视线巡梭一阵后轻描淡写地指了指包厢一角竖着的钢管,说道。

“抽到4的那位,请去那儿边脱衣服边跳一次钢管舞吧?”

“……”

这一上来尺度也真是够大的。

众人彼此相觑,看看是谁如此不走运。

“是我……”

出声的是日向。

“……”

那就并不值得奇怪了。

而且只要动用幸运狛枝有什么做不到的,日向显然是被当成了目标。大家心照不宣。

不过九头龙还是尝试为结拜兄弟平反一下。

“喂狛枝!你要是敢对日向做什么的话,小心我把你灌上水泥沉到海里去!”

“好过分啊,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而且既然是游戏就得愿赌服输的吧?”

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点道理……就怪了。日向站定在钢管旁边时狛枝已经开上手机摄像模式在一旁守着了。

“别管那家伙怎么说,日向,不用真的脱…?”

“啊……放心。”

最后在大家的坚持下,日向只是意思意思脱了领带,解开衬衫顶上和底下的几颗纽扣,适当地露了点锁骨和小腹。钢管也只是扶着绕了几圈。

这还不算完。

第二局,狛枝要求日向唱工口曲。第三局,服务人员被狛枝叫来讨要女仆装。众人则为了保护日向不至于把声音和身体都卖了而忙得不亦乐乎。

狛枝在某些方面的恶劣众人是有所了解。不过眼看着和解派对要变成没完没了的欺负,才不得不让七海他们倾情演出一次来尽快达到目的。剩下的就是看狛枝和日向本人是否打算接受了。

“嘛,不过既然是七海同学的要求,就没理由拒绝了呢。”狛枝离开沙发站起身,“可惜的是我在歌曲上也没什么出色的品味呢,把决定权交给我没问题吗?”

“唔…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工口曲禁止噢。另外,不问一下日向君的意见吗?”

被叫到自己的名字,日向抬起头,刚好与抱臂回转过身的狛枝视线相接。

“说的也是呢,不然只怕日向君又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固执己见闹脾气了。”

“别说得好像我很会斤斤计较一样。”

“事实就是如此吧?”

“不许吵架——”

眼看方向不对,七海赶紧伸出手臂挡在中间,略微不满地看了看两个人。

“狛枝君和日向君真是不坦率呢。这种时候应该说的是对不起才对。”

“没可能的吧?”“谁会说啊?”

意识到彼此回答重合,狛枝和日向对视一眼又移开视线看向相反方向。

“说不出来的话,就在歌声里表达出来好了。”

七海叹口气,然后露出鼓励的微笑。

“确实我记得这边的点歌系统可以随机选取歌曲的,就试试看这个吧?”

不知是哪个站在点歌台附近的人,眼疾手快地按下了按钮。

望着屏幕上随即出现的歌曲名,包括狛枝和日向在内的众人只感到深深的无言以对。

——《第X年的见异思迁》。

评论(30)
热度(159)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