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受log

混更一下,月刊我还是想保住的……

前二是神座和幼创的鬼哭街paro,没有前因后果,写着爽一爽。

后一篇是狛日R18……比起浴缸play更觉得像窒息play,怎样都好。

全都是妄想产物,很恶俗,请宽容对待宽容对待。

---------------------------------------------------------------------

1.

起初,天空的颜色灰暗凝重,大约与路面上随处堆积的混凝土无异。以人们不会去留心的缓慢速度,棉絮般覆盖天穹的云层移动、融合、又分离,勾勒出细微的变化。奇妙的是,放晴也是很快的,仿佛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晨曦开始照亮周遭黯淡的景物。这时人们抬起头,才恍然察觉到旭日已经将阴云撕裂,不吝地从那缺口中洒落下光芒。

他们正步行穿过的这条建筑物之间的小巷,尽管比起别处暗仄几分,却也得到了阳光慷慨的照拂。半边身子沐浴在温暖的日光中,幼童像是并不在意那明亮晃眼的单侧光线一样,只是低着头打量手中的草绿糯米团子。

看上去是迫不及待地想吃,却不知为何没有动口。

神座看了一眼不言不语专心于草饼之上的年幼兄长,随后收回视线重新望向前方。

不过并不是什么太过值得在意的问题。

沉默中只有脚步声持续地响起。路面凹凸不平,遍布裂缝、碎石和瓦砾,因为无人来整修也就保持着如此糟糕的路况——毕竟这并非城市的主干道,只是一条萧条冷清的街区罢了。

牵着幼童的手,为了避免平衡不稳的年幼孩子突然跌倒或是被绊到,神座放慢步伐以比闲逛更为慢悠悠的步子带着孩童向前走。

——所谓事出突然也正是如此。

“啪嗒。”

一声物体掉到地上的细微声响。

“啊……”

圆团顺着惯性向前滚动两下,沾上周身尘土后恰巧进入了神座的视野。是被创捏在手上的草饼,而且还没吃过。

“唔……”

盯着滚落到地上的草饼,幼童发出委屈不满的鼻音,抬起头轻轻拽了拽牵着自己的人的手指——确实是符合丢失了心爱物品的小孩子会做出的事情。神座也就随之停下脚步,看着对方等待下一句话。

几秒的静默。

 

“出流、这个!快看快看,是草饼噢!”

与往日一般朝气蓬勃的声音和动作,日向将装在漂亮纸盒里的点心放在桌上,招了招手让弟弟来看。

正好读到了一章的结尾,也无意拒绝兄长的好心要求,神座于是合上书本走到桌前坐下,将视线投向桌面中央那让对方无比雀跃的日式糕点。

“尝尝看嘛,我觉得你会喜欢!”

将纸盒推到弟弟面前,日向以一只手撑住脸颊,露出满怀期待的笑容。

总是这样,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必定会带来一起分享。对于兄长如此的个性已经习以为常。神座没说什么,伸手从盒中拿出一只绵软的糯米团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甜蜜,艾草的清香尤为馥郁。除此以外与别的糯米类点心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对着眼睛似乎在闪闪发亮的兄长,他还是及时地给出了回应。

“还不算坏。”

“是吗,那这些都给出流……!”

“谢谢,不过你自己不吃吗?”

日向被问得愣了愣,眼中稍微流露出些微不舍的神色,随后尽力掩去换上笑颜。

“没关系啦,出流喜欢的话。”

 

“对、对不起……”

似乎是为难了许久后,幼童不太流利地慢慢说出几个音节,随后低下头去扁着嘴,神情与那时的不舍如出一辙。

这一点真是老样子,完全没变。因此用相同的话来平抚就足够。

神座抬起空着的另一只手,柔和地揉了揉对方低垂下去的脑袋。这一招对于小孩子总是常用而有效。

“没关系,可以再去买。”

他想了想,接着补充一句。

“你喜欢的话。”


2.

不知何时起,天空中开始落下细密如线的雨丝。这并非急促的骤风暴雨,雨水仅仅是轻柔地降落在身上,接着缓慢渗入布料之间将周身浸湿,仿佛不愿烦扰到人一般的谨慎。

此时同样胆怯而慎微的,是面对着神座跨坐在他双腿之上的幼童人偶的神情。

他像是对于自己不知该环抱住对方腰际还是撑在对方腿上这么无从放置的双手感到烦忧,又像是对眼前青年陷入思考的严肃面容感到畏惧。

总之,在垂下覆有细软褐发的脑袋几秒后,幼童断断续续地问道。

“…出流、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吗?”

就算问了也没有太多意义,因为在他的询问对象眼中“喜欢”一词本身就无从判别也无需判别。

小小的孩子自然不知道这点,只是凭着本能确认对方的想法,仿佛是害怕被丢弃的幼犬。


“……”

当然沉默不代表神座厌烦这个与日向创拥有相同容貌的人偶,只是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比起安抚他的情绪,首先该做的是确认人偶中的灵魂与日向是一致的。

现今已导入三段碎片、恢复了相当记忆和神智的幼童,在个性上会越发趋近于故去的日向。虽然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和折腾,分离的魂魄碎片没有任何变质也摆明了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平凡兄长身上那平凡的特质,总也该显现一些出来了才对。

神座收回放远了的视线,转而盯着骑坐在自己腿上的幼童。

那双如玻璃珠一般的茶色眼睛里,比起只有第一段碎片时,不知为何少了些许光泽而蒙上了一层浅薄的阴影。

“…出流…没有在看着我啊。”

被他注视也同样专心回视的幼童忽然如此说道。紧接着,自顾自地努力伸出幼小的双臂,以柔和的力道抱住了神座的脖颈。

“呼……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出流多看看我呢……?”

稚拙细嫩的童音在耳边轻声细语,顺软发丝磨蹭着颈侧,神座没有推拒对方的撒娇,仍然坐着,只是为以防幼童不慎摔倒而抬起右手扶着他的后背。


很难想象往昔那个良善正直、对他人没什么要求的日向创会说出这样的台词。改变并不是令人惊讶的事情,话虽如此,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妥和怪异。

“呼嗯……不说话吗?出流不打算说话的话我就亲上来了。”

柔软更胜真人的双唇就这样落于神座脸颊,随即贴上嘴唇,仿佛饱含着爱慕之情一般的热切。同样的,神座并未避开,当然也没有回应的心思。在等到幼童离开,回归到坐在腿上的姿势时,才开口问道。

“创,这个是在作为玩赏人偶时学会的吗。”

神座的问题使幼童立刻高兴起来,任何人都会赞叹其可爱的脸上绽出纯真无瑕的笑容。

“没错哦,因为之前大家都是这么对我的……他们说了喜欢呢。所以,我对出流做这样的事,出流也会喜欢上我的对吧……?”

“……”

少有事物能让神座觉得难以应付。然而面对着此时的创,他竟稍稍地感到了棘手。


3.

戳链接



评论(29)
热度(160)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