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rewell to hero

狂乱的雪暴仍然无休无止地刮着,把地面的一切碎屑吹上天空,在空中盘亘几圈后将其逐向别的地方。呼啸的风像是在扫荡因战争而污浊的大地,又似是在为流失的鲜活生命而悲号。

而那剥夺了我们太多的战争,就在那么猝不及防间,在一个骤然的黑暗后,宣告结束了,徒留下蔓延遍地的负伤人群和残垣断壁。

纵然是地球联合军的胜利,我却一点也无法欢欣鼓舞起来。老母亲没能逃进救援船,被留在远离俄罗斯千里的日本,不用想也知道早已归西了吧。妻子和儿子在逃乱中与我分开,现在也不知身在何方。只有我,侥幸地被应征入伍,充当搬运尸体的伍兵。

见过太多惨不忍睹的尸首后我逐渐感受不到悲伤的感情,直到这一刻被麻痹的悲痛才涌出来漫上我的内心。

说到底这场战争,这个胜利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东西呢。在保住性命之后,回想自己失去的那些欢乐和幸福,反而恨不得死在战乱中。

然而我又是否应该感谢,助我们赢下战争的那些人呢。我只在负责后勤的仓库里偶尔窥见过一眼乘着铁甲骑兵战斗的人们,为首的橙色铁甲总是能打下一场又一场的漂亮仗,鼓舞我们的士气。可惜我竟从未有机会看一看那位勇敢的士兵。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一定要找机会向他表达我的敬仰和感激。

这么想着,不远处传来同事的呼唤。我赶忙跑过去帮忙一起抬尸体。

接过手的担架上躺着的士兵,年轻到让我不由吃惊。这个身量,也仅有十六七岁而已吧。若是平凡的孩子,是正在学校里读书,与同伴们恣意欢笑的岁数,年轻而珍贵的时候。现在却上阵杀敌,以身殉国——不,我想是殉地球。

我看着他血液固结于上的白皙脸颊,以及汗湿了的一绺一绺的刘海,不由得想象着他经历过多么残酷的战役。视线往下移,是脏兮兮的遍布破损的战斗服。左腿不自然地弯曲着,想是断了。然而这样一具惨然的尸首在前,而且是保护了我们这些平凡无能者的人,我却不知道他的国籍身份,姓甚名谁。

骤然之间深重的羞愧和敬意攀上我的心头。前进一段路程后,我和同事将担架交予下一队搬运尸体的士兵。望向那离开我手,渐行渐远的英雄,我抬起右手,以军礼致敬。

----------------------------------------------------------------------

聊表哀思。

评论(8)
热度(13)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