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Description

仅凭天花板上一盏老旧的节能灯维持光明,墙角缝隙间白漆脱落的房间里悬浮着凝滞的空气。伴随着机器轻微的嗡嗡声的还有,衣物和日常用品被塞进背包里的簌簌摩擦音。那些陈旧而边角都生了锈,只能勉强玩一玩的老式游戏机伫立着,仿佛在等待两个年轻人中的某一个打破静默。

背包的拉链被猛地拉上,与此同时坐着的男人像是忍耐了许久不得已而开口一般急切地喊了一声。

“Twelve!”

被叫了名字的人并没有回过头来,却以商量似的柔软口气回应道。

“我还是去找找理沙吧。”

从那张字条的语气来看,三岛理沙不会再回来,至少也不想继续待在他们身边了。简单而明确的事实。

Nine原本想这么说,然而转念却换了一句话。

“也许她是害怕去找警察了也说不定。”

“不会的!”

Twelve大声地否认Nine的话,并且激动地转过身来直视着Nine。然后因为对方比他更为坚定的反驳而垂下头踌躇地立在原地。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不是吗。”

他体察得出那语气中暗含的愠怒,但是与理沙相处的回忆强有力地为“她不会背叛我们”这一想法辩白。Nine并不想让理沙回来,他明了于心。可是Twelve没法放心,让她只身一人在外与让她参与行动是同等的危险。

手机收到短讯的提示音将两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Five,一定是她!”

没错,只有她有理由要捉住理沙。见到屏幕上映出的图像后立时下定决心要赶去救人,Twelve大步地迈下台阶。

“这是陷阱。”

“……我明白。”

“那为什么?”

Nine注视着站立在台阶上人的背影。骤然升起的像是要失去什么东西一般的不安让他急迫地组织语言试图说服对方。

“这次不能再像上次那样了,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已经……”

“我明白啊,一定……是因为时间不够了,所以我才要去。”

在达成最后目标之前还有一次实现愿望的机会的话,一定是现在了。琥珀色的双眼传递着这样的意志,Nine可以完整地解读出Twelve的想法。然而理解不等于接受,他的大脑仍然没法对对方的行动作出赞成。于是一声轻微的如同叹息的挽留自他的唇边流露。

“Twelve。”

“你不要去。”

人是极富多面性的生物。纵然可以对其他一切与自己不相干的人隐藏起情绪,在Twelve面前他却时常会直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甚至有时候,那种表露是不受中枢神经控制而擅自冲出的。

背着包的人听到此言,剧烈动摇地颤抖了一下脊背,收回了先前坚定的视线。

“对不起,Nine。”

丢下一句道歉,Twelve像是逃跑一般急步离开了住所。

Nine目送他离去,怅然若失地注视了一会儿出口那团阴郁的黑暗。之后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双脚带着他走回了座椅。他颓然地坐下。

长期以来信任着的东西倒塌了,大约是这般失落的感受。当身边只有一个人充当了朋友伙伴和亲人这多重角色时,将全副的信任和感情置于他身上也是想象得到的事情。所以当失去那个人时,不安、懊恼和危机感纷至沓来。Nine也没法免俗。

这个失去也许有两层意味。他当然担心Twelve的安危,然而他更担心的是他不了解的某些力量将对方的灵魂带走,因为今天Twelve的决心已经明显地动摇了。

Nine有些落寞地想着,从很久以前开始他所拥有的只是那个目标以及始终相互依存的唯一一个伙伴。现下他似乎失去了守住这两样东西的力量。

-------------------------------------------------------------------

第八话,心疼死Nine了——

评论(2)
热度(16)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