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ox

hi大家想念我炖的肉了吗 @玖。 的点文噜啦噜啦

这个梗真的不错我好喜欢的,可是写完看一遍好low,唉就这样

-----------------------------------------------------------------------------

从小泉被杀事件之后,日向就下定决心,绝对不会再不经大脑思考地接受来自狛枝的任何邀约。可是,决意归决意,现在双手被狛枝钳制住,整个人被压在电影院狭窄的座位里的日向,仍然为自己轻率的行动感到无比后悔。

       

在演唱厅的杂物间里被狛枝邀请去电影院后,日向犹豫了一段时间。狛枝说只会站在抱着希望而行动的人那一方,让人完全搞不懂他的意图,或许只是为了迷惑视线而编的漂亮话而已。还有如果是真心想要帮忙,只需要提醒一句电影院里有线索就可以了,又何必亲自过去等着呢?日向对狛枝的真实目的完全存疑,甚至还对那电影院感到了一丝无法言说的恐惧。心里阴影会严重到这个地步,也是拜狛枝所赐。

小泉被杀的学级裁判之后,日向被狛枝以“有些事情想要商量”的借口约到了对方的小屋里。之后发生的事日向实在不想回忆起来,可能因为大脑的保护机制所以尽管只发生在几天前,那段记忆也显得模糊不清只能回想起零星的片段了。记得最为清楚的是,慌慌张张地逃出小屋时日向立刻发誓,绝对不会再轻易接受狛枝的邀约。

然而现在摆在眼前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在心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电影院,日向将汽车旅馆和医院都调查完毕。整理所得信息时他意识到,要知晓事件的全部真相,不得不去看一看那部只有自己没见过的电影。虽然狛枝在那里等着,不过黑白熊也在场的情况下应该不会乱来吧。而且他也不是打不过狛枝,真的情况不妙就揍他一拳然后逃走好了。抱着不安、忐忑和不情愿混合的复杂心情,日向走进了电影院。

仅仅二十分钟后他就后悔得想死了。

       

一开始就不应该来电影院,或者说怎么会无防备到让狛枝一起进来看的……!

暗暗痛骂着自己的愚蠢,日向使劲地扭动手腕试图挣脱钳制,却被狛枝更加用力地捏住腕骨。

“日向君现在的表情还真是值得玩味呢,比刚看完魔法使莫诺美时显得更加不耐烦和悔恨了。”因为背对着灯光,狛枝的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阴影。被他的目光注视着日向不自在地扭过了头。

意识到两人过近的距离和不对劲的体位之后,日向几乎能猜到狛枝想要做什么了。虽然努力压抑着自己不去想,上一次在狛枝小屋里的耻辱的经历仍然如洪水般涌入了日向的脑内,烧得他满脸通红。

“反正电影都看完了,我们快点离开吧。学级裁判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不怕迟到吗?”日向深呼吸了一口气以保持话语的冷静。

狛枝露出了那副漂亮的微笑:“在这之前还有些事情想向日向君确认一下。”

“那就快点告诉我啊,不要浪费时间。”

心中充满了怒气和不耐烦,日向冷淡地回答道。已经受够了每次都被狛枝这么戏弄,学级裁判即将开始,他真的没有那个心情再去考虑狛枝的事情了,只想快点解决就好。

狛枝看着日向漠然的神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日向君看上去很平静啊,不过这样更好了。想要了解的事情我待会儿再告诉你。”

他空出一只手抚上日向衬衫的纽扣。

“现在,来做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现在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吗?再说就算有时间也别指望我会答应!”

日向压抑着的怒火被一口气点燃,他愤怒地推开了狛枝站起身就要向外走。然而才走出没几步日向感到肩上一重,还没来得及反抗已经被压到了临近的电影院椅背上。椅背尖锐的部分挤压到腹部,日向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双手没有着力的地方,他只能紧紧抱住椅背才能保持住平衡。

“快点放开我!狛枝你想干什么啊?!”

感觉到对方的一只手按在自己肩骨上而另一只手按在腰际,完全被制服没法动弹的姿势让日向怒火中烧。

“日向君如果能不反抗就好了啊。”凑到耳边说话的狛枝将气息呵到了耳廓上,日向用力偏过头想要逃开,狛枝的话语却仍然字字入耳。“反正日向君也是非处了吧,需要那么不情愿吗?”

“那还不是因为你吗?!而且是正常人都不会情愿的!”听到“非处”两字,被骗到对方屋子里的那段记忆愈发清晰地在日向脑内呈现。明明是男人却要被那样对待,日向连揍人的欲望都有了。自从第一次学级裁判后原本日向已经对狛枝没有多少好感,平日里几乎都是避免见面,在那次邀约之后日向更加对他退避三舍。虽然狛枝不止一次地对他表现出好意或是想要帮助的意愿,日向却始终无法信任他。

而且现在把他困在电影院里阻止他去学级裁判,日向也完全搞不懂狛枝的想法。只是因为想要做爱的话,那也太差劲了。

“日向君想要去参加学级裁判……或者说不去不行吧?那么快点解决的话还能勉勉强强地准时赶过去。”狛枝似乎猜到了他的心理,轻声笑了笑后提出了条件。

“解决什么……?”日向疑惑地重复了一下,随后很快地反应过来。“狛枝你是认真的吗?!再说黑白熊也还在这里啊!”想到极有可能被那只性格恶劣的熊发现这里的情况,袭来的危机感让日向不由得用力挣扎,可是在肩关节、腰和双腿都被压制的情况下,挣扎也只是单纯的浪费力气。

“我想我看上去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另外黑白熊不会出现的,日向君可以安心了。”没有给出其他解释和说明,狛枝将手下移,灵巧地解开了日向的皮带和长裤纽扣,用手指包裹住性器轻柔地套弄。

“日向君啊,对快感很没辙的吧?上一次也是,这里很快就精神起来了。”

仿佛在响应狛枝戏弄的话语,日向的脸颊不受控制地滚烫起来,性器前端也慢慢沁出透明的液体。腹部被挤压的疼痛在通电般的快感里逐渐消融,只余下灼热的吐息自日向唇边呼出。

怎么回事啊,太奇怪了,本来他应该绝不会同意做这种事的…无论怎样也不会乐意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吧。现在却如此轻易地屈就,到底是怎么了啊。

日向勉力地组织着反驳的语句,击出不成型的言弹。

“不是那样的…!这不都是因为你才会弄成现在这样吗!”

“连反驳都不成样子了哦日向君。”狛枝收紧手指掐住柱身,将按着日向肩骨的右手改为抱住对方的胸,俯身贴近日向轻微战栗的脊背。

因为突然增加的重量,借以依靠的椅背更加尖锐地压着腰腹,疼痛让日向握紧了拳。

“痛…唔…”

“日向君有些时候固执得不可思议呢…现在也是,贴纸的事也是。会为了不看电影而买下那么贵的东西,真是奇怪的决定啊。”

“…反正那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没有意料到狛枝会提到这件事,日向愣了愣,只好这么讪讪地回答道。

狛枝笑着以脸颊轻轻磨蹭日向后脑的短发。“不过,那也是个明智的决定。至少为你洗脱了…”他突兀地停了下来,没有把整句话说完。有些在意未完的内容,日向疑惑地偏过脸去。他以余光隐约瞥到了狛枝,然而下一刻性器被放开,湿润的手指抵上臀部的感触传达到大脑,清晰的危机感让日向顾不上腹部的疼痛,奋力反抗起来。

“不要做这种事啊狛枝,快点放开我!”

然而由于体势,无论再怎么用力日向的手臂最多就只能接触到狛枝的衣摆,根本帮不上忙,双腿也被牢牢钳制动弹不得。明明狛枝没有用任何捆绑工具,只是采取了有效的体位就把自己压制住,日向不由懊恼地皱起眉。

“学级裁判应该很快就要开始了,不想快点完成之后去赶上它吗日向君?”

“为什么说得这么理所当……”愤怒的反驳还没有说完,后面传递来的被异物侵入的痛楚就让日向噤了声。紧张、恼怒和屈辱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梗在咽喉让他难以下咽,只能握紧拳头以克制自己不要呼痛。手指的前进受到绞紧了的内壁的阻碍,狛枝的叹气在背后响起。

“不是第一次了吧,日向君放松一点会更好哦。”罪魁祸首仍然以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建议道,同时用空闲的手轻轻抚摸着日向的腰侧。

尽管心里极端的厌恶,始终没法逃脱的无望和疲惫还是占了上风,抱着微妙的心情日向逐渐安静下来不再挣扎。如果顺着这家伙的心意,让他快点完事,还是能勉勉强强赶上学级裁判的吧。看不到前排座位下的指示灯,视觉的昏黑中,内壁被狛枝的手指摩擦扩开的异物感和不适感愈发清晰地传递至日向的大脑。

“…日向君,能不能说一句“请进到我的身体里来”给我听?”

狛枝的嗓音在耳边低低地响起,近乎气音的语句使吐息呼在了日向耳垂和颈侧的皮肤上。他小幅度地别过脸,在自暴自弃的心情驱使下闭上眼以极轻的音量说道:“狛枝,请、请进来…”

“日向君还是不太努力呢?不过…就这样吧。”

听着狛枝无奈的叹息,下意识做好准备接受的日向感到灼热的硬块慢慢地进入了体内。

像是把一块热铁嵌进来了一般,日向只觉得内脏都被挤压得难受。内壁为了容纳下异物而努力地动着,带来生涩的疼痛。到底做这种事有什么舒服的,前一次也是痛到不行虽然之后还……之后?动起来的话,说真的并不是不舒服。日向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耻,而同一时间狛枝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情一样说道。

“从前列腺获得的快感可是相当厉害的,日向君已经知道这一点了吧?心理上不这么抗拒的话,其实说是享受也不为过哦?”

“怎么可能……享受啊……!”

“很快就能体会到了。”

这句话结束后,日向的腰被紧紧握住,体内的硬块毫不犹豫地一口气顶撞到了深处。

“唔啊啊啊——”

夹杂着疼痛的剧烈快感如同海啸的波浪一般席卷了日向的整个意识,意料之外的愉悦甚至让他恐惧起来。挺立的性器欢欣地颤抖着,前端抵在椅背上磨蹭,沁出的液体胡乱地抹在了布料上。

“不要……这样、太奇怪了,呜啊……!”

日向以残存的理智说出抗拒的话,然而狛枝没有停下,以毫不温柔的方式将性器一次又一次地送进他的身体里。灼烫的硬物擦过内壁,激起一连串电流般的酥麻。过大的力道使日向借以支撑的座椅发出了轻微的声响,站立不稳的全身只能依托狛枝的拥抱才能不倒下去。日向几次试图咬住嘴唇以抑制呻吟,却没有成功,只好任由平日绝对不会听到的声音从唇边倾泻。

似乎连腹部被椅背挤压的疼痛也渐渐消融在了甜腻的浪潮里,日向不自觉地靠向狛枝以契合他的动作。内壁随着狛枝性器的进出时而放松时而绞紧,身体的配合程度已经远超日向的想象,说不定也超出了狛枝的预料。

“哈啊……日向君真主动……唔,如果有再可爱一点的台词、就更好了”

狛枝以染上情欲的声音作出要求,却停下了抽插俯身凑近日向的耳畔,轻柔地舔舐着充血变得粉红的耳廓。

如水般缠绕日向的愉悦因为狛枝动作的停止而逐渐退去,为了留住它,日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组织出委求的语句。

“…更加用力地、插进来啊,已经……求你了,狛枝”

话音刚落,被完全填满的酥麻和甜腻再次急速地攀上腰肢,让日向难以自已地吐出喘息,与狛枝的交织在一起,缴械的大脑却丝毫分辨不出区别。与座椅摩擦的性器已经硬得发疼,后穴因为过多的进出而几近麻木。我到底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啊。连这个忽然冒出的疑问也在转瞬间没入快意的海洋了。

“……我,哈啊、要去了……唔啊……!”

感觉到狛枝性器上浮突的筋脉摩擦着湿热的内壁,每一次抽插都碾过让自己全身颤抖的点直到最深处,日向放声哭喊了出来。如同溺水一般他急促地呼吸着想要汲取更多空气,濒临界限的身体在一波触电般的麻痹后攀上高潮。汗湿的脊背被狛枝用力抱住,下一刻炽热的液体涌进体内,内壁欢愉地将其全部接受。

“……好热啊……”

低声呢喃着,筋疲力尽的日向阖上双眼。

“……日向君还记得吗?我患上绝望病的时候对你说的话。”片刻沉默后狛枝轻轻地询问道。

“……哪一句啊。”

““和你在一起真受不了,我已经不想看到你的脸了”那句。虽然似乎病得很厉害,这一段对话却还意外的记得清楚。”

“啊…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就遂着你的心意离开了病房…”

“是呢…那时候我可是被你简单利落地无视了。”狛枝轻笑起来,“我的病症是说谎病哦,现在日向君能明白那句话真正的意思了吗?”

 

……

第三次学级裁判结束,被指认出的凶手罪木蜜柑痴痴笑着望向众人。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心爱的人。”

看着她疯狂的姿态,狛枝饱含厌恶地皱起眉头。

“你的话,完全不知所云哦。”

“不明白吗?不明白也是正常的呀,”满脸晕红的罪木似乎是轻蔑地回道,“是因为你没有心爱的人吗?因为你根本不懂爱的本质吗?”她露出怜悯的微笑,“呼啊真是值得同情。”

日向望着一向能言善辩的狛枝罕见的无法反驳的样子。他想起先前狛枝所揭露的没有得到回应的真实心情——“想要和你在一起,我希望能每时每刻都看到你”——如果那种心意可以算作是喜欢之情,可以算作是爱的话。

矛盾的现实让日向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只是移开了注视着狛枝和罪木的视线,垂下头握紧了拳。


评论(20)
热度(288)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