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ger Career

姑且打个狛日的标签吧。

写得傻兮兮的……想要走沉稳剧情派路线总是失败。

饿扁扁这种色色的题材我写得一点也不色,对不起 @Sneeze! 我以后炖锅肉来补偿你,你怎么叫我小太监都行。

-----------------------------------------------------------------------------

不知道从修学旅行的哪一天起,挥之不去的饥饿感成为了日向的日常生活中不得不去忍受并逐渐习惯的一件事。

这种奇妙的空腹感不是靠吃饭进食就能简单解决的。事实上,日向必须承认,从具体日期他也忘了的某一天开始,每一顿饭不管他吃下多少食物,都会感到填不饱肚子,像是吃下去的东西都凭空消失了一般,只留下尴尬地丢开筷子的他逃离餐厅的脚步声,以及身后偶尔投递来的担忧目光。

 

强自忍耐着想要放下手头的活坐到地上休息的愿望,日向用一只手撑住发软的膝盖,抬起拿着柔软布料的另一只手擦拭着窗玻璃。已经不知道是被饥饿感折磨的第几天了,就算早上在餐厅里好好地吃了早餐,胃部的不适以及由此引发的疲惫也丝毫没有得到缓解。日向望向窗外的景色。地面被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周遭仿佛都被蒙上了一层浅金的雾,然而此刻日向的眼前只有各种诡异的色彩交织在一起,并且在不停地变幻。他放下手中布料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晃了晃脑袋试图摆脱这种眩晕感。

“真的很想休息一下,但是……”

擦去脸颊边滑下的汗滴,日向没有坐下来,选择了撑着窗台缓慢地调整呼吸。

——连着多日,日向的劳动效率都很低下,虽然这并非他自愿的。要说原因,自然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病症——摄入了食物却仍然感到饥饿——忽然缠上了他。据说人在空腹状态下可以提高记忆力,可是并不会让体力也得到提升,只会让人感到乏力和倦怠。因为这个,不管是采集还是扫除的效率都大大降低,邀请别人外出时也显得昏昏沉沉提不起劲,日向已经好几次被兔美问过是不是身体抱恙。想到放着不管说不定真的会出大事,日向将实情告诉了兔美,可是无所不能的粉色兔子这次却一反常态的表示无能为力,还告诉他不要太过担心。

“没事的啾,日向同学每顿都好好吃饭了,所以虽然不太舒服但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请安心啾!”

“这样的说辞反而更让人没法安心吧?”

尽管心里在意,可是找不到任何有效的解决办法,而且几天下来日向确实没有被饿死。在这个神奇得连兔子布偶都会说话的岛屿上发生什么都不足以让人惊讶,日向已经深刻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只能暂且接受这个奇怪的病症,强行打起精神继续在贾巴沃克岛度过修学生活。真实的身体状况日向也没有向除了兔美以外的人说起过,一方面不想引起大家的担心,另一方面可以简化为三个字“吃不饱”的事情,出于自尊心他也不太希望别人知道。也许过个几天就能自己痊愈了吧。

最初几天日向确实是这么想的。

 

“日向君太累的话还是休息一下好了,反正打扫也做得差不多了。”

被安排一起扫除的狛枝注意到了倚在窗边的日向,扶着手中的扫把提议道。

“我没关系。扫除完了我们就回去……吧……”

日向转过身向狛枝走去,迈出的步伐却像是踩到了一团棉花一样,随之眼前一黑,在快要倒下的时候手臂被狛枝及时地抓住了。因为这个冲击反而清醒了一些的日向连忙站直,歉意地看向保护了自己没有摔倒的人。

“谢啦,我没事了,快要到采集的时间了我们得赶紧过去。”

日向挣开了狛枝的手,下一秒小臂却又被握住。

“虽然像我这种垃圾蛆虫没有那种身份来问你,不过最近日向君显得有些不太对劲呢?不管是扫除还是采集的时候都无精打采的,和之前闪耀着希望的那个样子完全判若两人啊,发生什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被狛枝这么诚恳地询问着,日向一时找不出拒绝回答的理由。其实,告诉他也没关系吧?如果能帮忙一起想想办法就更加好了。

“其实……”

决定了之后日向把这几天的情况简略地告诉了狛枝。看到狛枝托着下颚陷入思考的模样,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补充了一句。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要当我是在开玩笑啊。”

“我知道。唔这还真是不幸啊……,如果是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定开始期待起接下来将要到来的幸运之事是什么了。不过日向君的才能可不是我的这种糟糕玩意呢。”既没有露出笑意,也没有过分担忧,狛枝以颇为认真的口吻评价道。“有和别的人说过这件事吗?”

“没有,我只和兔美讲过,还被她安慰说不会死的放心……不过,想一想也不是没道理,现在我还好好地活着嘛。”

“……重点在会不会死掉上吗?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状态也不佳吧,还不如和其他人坦白了然后一起商量?其实我觉得罪木同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可以询问一下她的看法。虽然我和各位优秀的超高校级交情不深,不过是日向君的话,大家会很乐意帮助的吧。”

日向犹豫地点了点头。这几天来,也许已经不止狛枝一个人察觉到了他的古怪,既然都是同伴那么一起分担烦恼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这种心理即使是对着狛枝也没法说出口,日向只好把残留的一丝不情愿压到心底。

“总觉得日向君在顾虑着什么东西呢……不过我也会尽量帮助你找到解决方法的,日向君要快点恢复起来,继续把强大的希望展现给我看啊。”

这种语气像是要托付什么重要的使命一样,日向腹诽道,然而看着面前微笑着的狛枝,他不由得再次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中午时分,日向在餐厅前的泳池旁边找到了罪木,向面对着他紧张得浑身发抖的少女交代了实情。

“呜诶……!日向同学,真的可以放心交给我这种人来处理吗?我我我……有点太激动了……!”罪木揪紧了胸口的衣服,低着头小声问道。

“毕竟你是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嘛,我想你的建议应该会很有帮助,所以才来问你。不需要这么犹疑啊……”

“是……!既、既然是日向同学的要求的话,我一定努力……!呼太好了……我也可以派上些用场了……”用力地点了点头,罪木甚至轻声地抽泣了起来。“那么……我们还是去三号岛的医院吧?只有那里的仪器才能查出日向同学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步行前往医院的路上,可以看到散步聊天的大家三三两两的身影。寂静保持了五分钟,日向以余光瞥到罪木正用手指揉搓着裙摆,一脸欲言又止的胆怯神情。要说些什么才行,不能一直沉默下去。

“……那个,罪木,你对我之前说的情况有什么初步的想法吗?”

“诶……按照日向同学的描述来看的话,出问题的肯定是消化系统吧,而且很有可能是在胃或者肠道呢……具体的还要看待会儿的检查结果。”

“……这样啊。”

“日向同学是怎么会得这个病的呢……?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吗……?”

“没有啊,而且这种不合常理的病情也不会是外在因素导致的吧……”

日向边走边思考着这些天来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潜藏着诱因,结果却是一切正常哪儿也找不到不妥的地方。怀着略有些不安的心情走到了三号岛的医院,日向推开大门,而迎接他和罪木的,是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响起的声音。

“果然日向君和罪木同学到这里来了啊,看来听取了我的建议呢。”

狛枝从大厅里侧走了出来,微笑着看向两人。

“狛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诶日向君很惊讶吗?考虑到你有可能今天就会找人商量那件事,必然要去的是三号岛的医院,所以我就先行一步到这里来等你们了。至于原因,因为我也很担心日向君的身体,所以想来看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这个理由可以吗?”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事……那我们就进去吧。”见到狛枝颇为认真的态度,日向压下心头感觉到的一丝古怪,向着医院内厅迈出步伐。

医院总是给人不太舒服的体感,在没有一位医生护士的走廊里只有三人的脚步声,因狭长的空间而泛起回声。日向注意到在这个常人会感到闭塞压抑的环境中罪木却显得格外放松,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般安心。她轻车熟路地推开内科医生的办公室门,日向和狛枝紧随其后走了进去。桌上一应俱全地放着听诊器和电子设备,墙上挂着巨大的读片灯,罪木用手小心抚过这些器材,露出怀念的笑容。

“……啊好久没见过这么齐全的医疗设备了,诶嘿嘿有了它们我也能好好地为日向同学看病了呢。”

看着罪木心满意足的模样,日向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明明她只是想为大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却总是害怕被人所厌恶,而不敢踏出第一步。

“啊……!刚才得意忘形了对不起!……狛枝同学请在这里等候一会儿,我带日向同学去做肠胃检查,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那么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从陶醉中回到谦卑样子的罪木带着日向走出内科办公室,进入走廊另一边的手术室中。

基调为白色的大型器械摆满了偌大的房间,只是看外观日向完全没法分辨出每一台的用途。他环视了一圈奇形怪状的治疗设施,而罪木惊喜的声音恰好响了起来。

“……找到了!果然这里也有这个设备呢。日向同学快到这边来!”

 

走出手术室,日向擦了擦脸颊旁滑下的冷汗,暗自庆幸罪木挑选的器械不是那么折磨人的类型。而身后的罪木只是盯着检验报告不作声。推开内科办公室的门,狛枝正靠在办公桌旁撑着脸颊发呆,见到二人回来后抬手打了个招呼。

“呀,已经完成检查了吗?”

日向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向罪木,“报告上面写了些什么?有查出病因吗?”

“不愧是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能自如地操作那么多专业器械,也是有与医生不相上下的水准了啊。”看到罪木捧着的数份文件后狛枝赞叹道。

听到他们的话,罪木只是愈发捏紧了手中的纸张,皱紧眉头扫视着纸面。

“那个……”几分钟后她抬起头,露出疑惑的神色,继而充满歉意地看向日向,“真的很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但是……从这些报告来看,日向同学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病变的地方,按理说不会出现那种症状才对啊……”

即使知道罪木的判断没可能出错,日向仍然伸手拿过了报告单想要亲眼确认一下。视线扫过一排排的数据,目光所及之处日向都没看到什么异常。

“如果不是身体原因的话……只能考虑是不是心理原因了,以前我也有听说过饥饿症这种心理疾病,”罪木慢慢地说着自己的看法,忽然慌张地摆了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说日向同学有那种病的!呜说到底也是我的错,差劲到帮不上日向同学的忙……我这就学海龟下蛋来赔罪……!”

视线刚离开报告就看到罪木愧疚得要哭出来的可怜样子,日向赶紧抓住了她的手臂。“不用学那种事吧,并不是你的错。排除了身体上出问题这个可能也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总之谢谢你,愿意帮我的忙。”

 

返回一号岛的途中,罪木由于有其他事情,道歉了五六次之后离开了,变成了狛枝与日向独处。胃中灼热而酸涩的感觉又复苏了,为了节省体力日向决定少说几句话。结果先发言打破沉默的确实是狛枝。

“刚才说排除了身体问题的可能性是好事,日向君真的是那么想的吗?其实事情反而变得更复杂了哦?”

“如果不那样说的话,罪木真的会愧疚到没法劝说的地步吧。她也尽力了,结果是没法改变的不是吗。”

“真是温柔啊,日向君。虽然自己忍受着没来由的痛苦,却还这么为他人着想。”带着不输于艳阳的灿烂笑容,狛枝如此赞赏道。“接下来,我也想为你做些我能做到的事呢。日向君有意陪我去一趟图书馆吗?离下午的采集还有一段时间,我想去那里稍微做些事。”

日向回忆了一下,午后时间没有什么安排,听到对方的邀请便点头同意了。

“太好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去二号岛吧。”

让他意外的是,狛枝主动地牵住了他的手,自然得像是穿衣吃饭一样。而日向自己也没有抗拒,顺其自然地随着狛枝向二号岛走去。

 

图书馆的厚重墙壁仿佛能把外面的炎热隔绝,走入大厅时日向感到了明显的温差。凉爽的环境以及空气中漂浮的书香让图书馆成为岛上避暑的绝佳地方。日向甚至感到身体的不适也减轻了。

“狛枝,我们到这儿来是要做什么?”

被点名的人已经走到了左侧的书架前,正望着排列整齐的书籍。发现目标之后,他伸手取下那本书,边翻看边走回了日向身边。

“之前说过想要为日向君做些我能办到的事,其实我是想来图书馆查一查,和你的病情有关的资料。”朝日向笑了笑,狛枝低下头继续翻动书页,“我还挺中意这座岛上的图书馆呢,没事做的时候总会跑到这儿来看书打发时间,所以比较熟悉这里的布局,找起资料也会更快一些吧。”

“……谢谢啦,不过我也没有要求你做这些,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的事情?”日向不自在地挠了挠脸颊。

回想起今早扫除时,之前在医院里,甚至从更久以前修学旅行初,狛枝就对日向付出了不寻常程度的关心,这一点日向还是能察觉到的。一直以来只把这当成是投缘或是同窗情谊,日向还从没有深究过狛枝到底对自己是什么看法,唯一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常常被对方称为“充满希望的人”这一点上。

现在想来,日向对狛枝似乎也有着比其他人更深一层的信任。刚见面时日向还以为会很难和他成为朋友,实际交流起来却意外的没有太多阻碍。纵使狛枝过度的自我贬低有时会让人手足无措,日向却没有敬而远之,反而和他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这种吸引了自己的特质,只能说是狛枝的个人魅力了吧。

“因为日向君是我在这个岛上唯一一个关系融洽的人,所以会关心你也不奇怪吧?……另外有件事情,希望你能听我说。”狛枝放下手中的书本认真地看着日向。

“虽然把我这种人和日向君相提并论,太过厚颜无耻了,不过这是我今天一整天都在考虑的事情。以前说过,我有一种把周围人卷入不幸,而自己却得到幸运的体质。这种体质从来没有出过错,总是那么准确,简直就像我的未来预报器一样。所以只有现在我对自己的话有着十足的把握。我一直憧憬着你,对我来说你是值得信任而且尊敬的存在,把这种感情说为喜欢应该也不为过。假如把日向君的病情视作由我无耻的想法所引起的不幸,那么相应的某一件我所祈愿的事也会实现。”

被灰绿双眼注视着,听着狛枝的话,日向感到心头的紧张越发高涨。从刚才开始气氛就逐渐变得微妙,他想要打断狛枝的话然后起身逃跑,却隐隐有一股力量制止他这么做。几乎猜到了接下来的问题,自己的心里也第一时间做出了回答,日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两句话在彼此耳边同时响起。

“日向君愿意和我交往吗?”

“要和我交往的话就直说吧!”

 

为期五十天的修学旅行,到最后一天时众人才惊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已经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

和狛枝走在一号岛的沙滩上,日向垂着头以掩饰内心的不安,同时极力稳定着自己的步伐。在修学旅行的最后几天,一直困扰着他的饥饿感不仅没有随着时间减弱,反而越来越强大,转变成了使他夜不能寐白天也摆脱不掉的胃部绞痛,严重的时候甚至都没法好好走路。和日向交往的狛枝也了解实情,然而两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最终也只能听之任之。

“日向君很辛苦的样子啊,要不要坐下来休息呢?”见到日向极力忍耐的样子,狛枝扶住了他,关切地询问道。

“……也是啊,就坐在这里好了。”朝恋人勉力笑了笑后,日向不禁再次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在睡梦中听到了不知谁人的模糊声音,说着“时间紧迫”、“赶紧完成心之论破”之类的破碎词句,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意思,日向就醒转了过来。然而关键词抓住了——“要抓紧时间”,不想在最后告别的重要时刻出现意外,他决定遵守那个谜之声的指示。

“狛枝……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日向有些急切地打开话端,同时握住了恋人的手。

狛枝将望向海面的视线收回,平静地看着日向。

“啊哈,有太多的话想说,反而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比较好了……我啊,一开始觉得卷入这样的修学旅行真是有够不幸的,不过现在,这样的结局对我来说毫无疑问是……¥%A■*&■*GH$■%FYB¥■%”

温和的声音骤然变调,狛枝微笑的样子在日向眼前定格,然后突然碎裂开来分离成一片片闪着荧荧光亮的小方块。以他为中心,沙滩快速地向外溶解,天空和海洋也分裂成了几大块。日向惊慌失措地想要抱住狛枝的身体,手臂却只是扑了个空,伴随着这个动作日向也向着沙滩上坍塌开来的一片黑暗,直直地坠落下去。

“果然来不及了吗,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

下落的过程中,日向听到这么一句话响起,句尾结束时脑袋忽然一轻,像是什么东西被剔除了一样,之后意识便被掐断了。

 

……

“狛枝?!”睁开眼后日向几乎是凭着直觉喊出了那个名字。

然而没有人回应,在安静得可怕的环境里只有机械通电的轰鸣声在日向耳边震颤。他意识到自己躺在类似棺木的东西里,于是推开上方的玻璃罩,坐起身来。

映入他眼帘的是遍地横陈的尸体。说是尸体也许不恰当,因为那些躯体已经白骨化,只剩下盖在上面的衣物以及蔓延整块地板的凝固发黑的血液。日向惊骇得不能言语,愣愣地坐着注视眼前的惨景。

“这是……什么啊……”

这些人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惨死,话说回来自己又是在什么地方。震惊、恐惧和茫然充斥了头脑,让日向不禁紧紧地抱住了脑袋。

——等一下,他们不正是和自己度过了五十天修学旅行的同窗同学吗。

“不会的……怎么可能啊。”

意识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日向颤抖着站起身跨出仪器,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首。外套因为血液凝固而变得板结,其下露出的手和头颅已经全部白骨化,不过凭借那一头白发和衣服的样子仍然能清楚辨认出,这是狛枝的尸体。

“……………………这是什么啊。”

日向没法理解现状。他转过头看到四周的地板上陈列着各种姿态的尸体,无一例外都是几分钟之前还在贾巴沃克岛上的活生生的同伴。而他们在这一刻全都变为了毫无生气的白骨。

“……哈哈……为什么,为什么全部都死了啊啊啊啊啊——”

日向捂着脸,跪倒下来狠狠地以额头撞击着地板。没法相信,完全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没理由会变成这样的啊。明明几分钟以前还在岛上说笑,准备着要向重要的人告别,所有人都是活着的,现在却全部死了变成白骨了。是被谁杀害的吧,没错,绝对是被人杀死的。可恶到底是谁干出这种事,到底是谁——

“嘀嘀嘀嘀嘀。”

急促的提示音忽然响起将日向的神智唤回,他慢慢抬起头,望到前方巨大的显示屏上有一个文件图标在闪动。

“什么啊,这种东西……”

原本想置之不理,可是提示音执拗地响着到了烦人的地步,日向不得不走到下方的计算机前握住鼠标试图关掉声音。

等一下,难道这个文件里有关于凶手的信息吗。不然为什么恰巧在这个时间响起,是别人留下的线索吗。如果是那样的话,还真是帮大忙了。

日向深呼吸一口气,点开了那个文件,显示的是一大段文字。

“现在,阅读着这份文件的你应当是日向创。

我不知道你现在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不过为了我的目标能顺利达到,我想是有必要留下这样一份文件来做解释说明的。我会将整个事件完整地告知于你,这样,你也能多多少少理解自己的处境了。”

一行行地阅读着文字,日向接连知道了“预备学科”,“希望育成计划”,“希望峰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一系列具有陨石般冲击性的事情。可是他的心情几乎毫无起伏。在目睹了同伴的全员惨死之后,无论多么令人惊奇的事情一段时间内都只会让他的心更加麻木而已。还没有说到杀死那十四人的元凶,那么这些信息对他来说毫无价值。

“……你们互相残杀的修学旅行一周目结束了。然而强制关机时由于某种原因,江之岛盾子的AE进入了死去的十一人的身体中,包括七海千秋,导致连接新世界程序的外部网络也充满了江之岛的病毒。而你,日向创醒来时,人格变成了我,神座出流。江之岛的逃脱在我的预计外,确实称得上是一件“不无聊”的事。但是我并没有兴趣让整个世界都成为江之岛的分身,所以我把修学旅行的十四人全部杀死以断绝江之岛人格的蔓延。现在想来,连这个“希望峰史上最大最恶事件”的重演也早已在她的剧本中了吧。结束杀戮后我才意识到这是第二次被她所利用,因为她也是发自内心地渴求死亡的,就算AE被完全消除她也能毫无顾虑地笑出来。再一次为她所算计,我已经对这样的事感到厌烦和无聊了。因此我和慌了手脚的未来机关做了个交易。我利用能力将系统中的病毒完全消除并修复数据,作为交换我得到重新进行新世界程序的许可。

现在的你一定在疑惑,我重新进入程序的动机。从我的上文叙述,你应当能明白这个世界对于我而言是何等的无趣又无聊,在第二次被她利用后我更加坚定了这个确信。若是有消灭自身存在的机会,我一定会抓住它。修复那十四人的数据并不是难事,剔除江之岛病毒后便是原本的新世界程序,于是你经历了这个为期五十天的修学旅行,成功地把日向创的人格覆盖于己身。在你阅读这份文件时,我的意识已经彻底消亡了。我最后一次与你对话,应当是在程序的倒数第二天,我已经预测到这个程序根本性的损伤会导致它无法坚持至旅行结束,所以那天晚上我会提醒你时间。同时这也是致使你忍受饥饿感的原因所在。

到这里我的讲述全部完成了,明白了自己所有事情的你会选择怎么做,纵然我有兴趣知晓却也没有机会了。走出这间房间你会看到未来机关的人,好好地吃上一顿饭来弥补程序中的亏空吧。

神座出流”

 

END

评论(15)
热度(73)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