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复健用的。清水,我也可以不黄暴走正剧向的。不科学的地方蛮多的请容忍一下……狛枝的心理描写太苦手了(闭眼

---------------------------------------------------------------------------

身体取回意识时,剧烈的疼痛袭击了日向创的大脑。从脑袋最深处滋生的痛感如同往脆弱的脑组织中插了把尖刀还恶劣搅动一样,让日向忍不住抬起双手抱住了脑袋。恰好这个弯曲的动作牵连起了关节的酸楚,身体各处轻重不一的疼痛瞬间全部被引发出来。日向痛呼一声,下意识地想要蜷缩起身体却仍然手足无措,视线也因为刚刚苏醒过来而模糊不清。为了避免引起更强烈的不适,他只能缓慢地放下手臂试着将全身放松。会弄成这幅样子,自己的身体是被拆开重组过了吗。混沌一片的脑袋还没法好好思考现在的状况和前因后果,视觉也确认不了周围环境,日向只想尽快把疼痛平息下来。缓缓调整着呼吸时,一把柔和的声音在他耳边突兀地响起。

“……日向君,没事吧?看上去很辛苦的样子。”

“……?!狛枝吗?”

在认出那把声音的主人后日向急切地撑着手臂坐起身来。肌肉因动作幅度太大而激烈地向神经中枢传达刺痛,日向皱了皱眉,温热的手就适时地扶上了他的背部支撑他坐着的姿势。他抬起头,与向着他露出温和微笑的狛枝视线相接。他对这样的笑容感到无比熟悉而又阔别已久。有着蓬松的白发和淡灰的眼眸,坐在身前的人不管是音容或是笑貌都与日向记忆中的狛枝毫无二致。只要回忆一下修学旅行中或是程序后在新世界相处的记忆就能够确认,眼前这个人一定是狛枝凪斗没有错。

“是的,日向君,现在你面前的我是确确实实的狛枝,这一点不用怀疑。”

日向没有回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几秒钟打量对方的时间里,头疼没有停止,不知何时记忆影像在他原本空空荡荡的脑海中开始播放,尽管速度极快但他仍然能看清每一个画面。互相残杀的修学旅行结束后,全员自程序中苏醒、在未来机关里工作、和狛枝成为了恋人关系、容貌改变后的自己继承了神座的所有才能,一段段影像和讯息飞速掠过,却足以唤醒日向沉睡了的记忆。直至影像渐渐放缓脚步,画面定格,看清最后一帧的内容后,日向立刻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紧盯着画面中的自己,日向简直想要笑出来。如果事实确实如此的话,还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上苍没有彻底抹杀他的生命。紧接其后,他对同时存在于此的狛枝产生了疑问。

“……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

“狛枝,……现在的你也是死亡状态吗?”

日向问出口的瞬间犹豫了下,却仍然说了下去。虽然觉得这样单刀直入的问题未免显得有些不友好,更何况在生前,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和狛枝都还是恋人关系,不管怎样至少也应该温柔相待,然而现在日向最关心的就是狛枝的生死,所以选择了不绕弯子的问法。狛枝在听到他的问题时,似乎是觉得不可思议一般地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诶?日向君在说什么呢,我们现在都好好地活着不是吗?虽然可以理解你昏迷了太久而有些糊涂,不过这样的提问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对于狛枝的回避问题转移话题的技巧,日向再熟悉不过也应付过许多次。尽管眼前的人神态自然,但他很清楚狛枝在说谎。

“我全都回想起来了所以不用回避。好好地回答我,为什么你还会出现在我身边?别告诉我在我死掉之后你也因为什么幸运的代价而意外死了,所以才出现在了这里。那样的谎言还是停下吧。”

日向握住狛枝的手腕凑上前去,紧紧地盯着对方的双眼,试图把自己的意志传达到狛枝那边去。淡灰的瞳中仍然有着十足的疑惑和惊愕。论演绎技巧的话,狛枝确实是相当出色的演员,即使在说着弥天大谎时仍然能保持眼神的毫不动摇。如果不是自己知道真相的话,大概也会被他完全地蒙在鼓里。在十几秒的对视后,日向在狛枝的眼中发现了渐渐涌现的笑意。然而那并不是善意的,也不是温柔的,而是计谋被拆穿识破后的无奈的苦笑。

“哈啊……果然瞒不过日向君呢。”狛枝说话的语调中带着失望,脸上却是游刃有余的微笑。他向着因为听到了回答而愈发严肃起来的日向摆了摆手,“不需要这么紧张,日向君。”

“刚才你说对了一部分,却猜错了另一半内容。”狛枝环顾了下四周,随后抬起手臂夸张地展开,示意日向看一看周围环境。

“这里是哪里,不用我说日向君也知道的吧。”

在抬起眼看到对方身后的第一样景物时,日向就立刻明白了狛枝话中的寓意。身形高大而树干弯曲,葱绿的叶片指向万里晴空的椰子树——程序中狛枝与他相遇的海滩上标志性的事物。

“这里是……贾巴沃克岛!”

在日向惊愕地叫出声来时,狛枝也赞许地点了点头。

“换言之,我们又回到了新世界程序。所以说,日向君,我们现在既不是活着也不是死亡,准确地来说是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哦。”

“……为什么……会这样?”狛枝的回答将刚刚有些清晰起来的思路再次搅乱。日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试着握拳再放开,却仍然抓不住对现状的一丝真实感。“先不论现实世界中我已经死亡这个事实,狛枝你把我们重新带回程序中,到底是在考虑什么?还有,”日向握住了狛枝的双肩,“新世界程序是只要人物在其中没有感受到死亡就可以退出的吧,假死状态是什么意思?”

然而他的问话如同落入了泥沼一般没有得到回应。狛枝垂下了头,知道强迫他说也没用的日向只好也放开了手,两人同时陷入了缄默。

熟悉的海风柔柔地吹拂着脸颊。在不说话的时间里,日向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的生命走向终结的那一天。

 

从新世界程序中脱出后,在最后关头消灭绝望并且直面了神座出流的日向创不仅容貌改变,同时还继承了神座遗留下的所有超高校级能力。虽然原因未知,但是日向成为了不会再堕入绝望的才能者是既成事实。在未来机关缺人状况严重,而又工作繁重的当下,日向被托付了超出别人许多的大量工作也是理所当然能预见的事情。托那些继承到的能力的福,每一次的工作都完成得相当出色。起初担心日向会因为任务太多而被压垮的苗木、索尼娅他们也都安下心来,选择信任他的能力。平常生活中,大家看到的是依然充满阳光和健气,能与任何人谈笑风生的超高校级的未来。可是,日向真实的心情,以及真正的身体状况,只有与他交往的狛枝最为清楚。

——在日向获得全部才能后,起初一段时间里两个人的相处都十分尴尬。对日向来说,经过互相残杀后,要怎么重拾对狛枝这个人的信任,怎么友好地和他来往是个相当大的问题。修学旅行中两人表现出的价值观上的差异,时常的话不投机,以及狛枝自杀事件所留下的不好记忆,都成了日向好好与对方相处的阻碍。而对于狛枝,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得重新调整他看待日向的心态,而不再摆出修学旅行中善意和恶意过山车一般颠倒的态度。对于两个人来说这当然都很困难,也需要时间,所以最初的交情甚至差到见面了也避开,路上遇到却没有招呼,工作被分到同一组也会请求调开的地步。也不知道两个石头脑袋都在执着些什么东西。众人对于狛枝和日向互相冷淡对方的行为毫不感到奇怪,不如说是对其中缘由心照不宣,所以选择了不插手——以至于在他们俩开始交往三个星期后大家才后知后觉地知道消息。

在面对大家带着善意的询问——实则是八卦——时,日向笑着解释说“试着去和他互相理解之后发现狛枝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然后就渐渐有了微妙的喜欢的心情”。在看到狛枝和日向站在一起那无与伦比的和谐感之后,大家也就选择了祝福他们。除了日向在未来机关的工作仍然繁重得让人有些担心以外,所有人无一例外地以为,跨过绝望后生活会充满希望地行进下去。

“之前连续工作了八小时才会昏倒的吧,日向君?这样下去毫无疑问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比再次堕入绝望或是失去才能还要危险,这点还是明白的吧?”印象中这已经是日向第五次在办公桌前晕倒了,狛枝看着躺在床上捂着额头的日向,以右手支着脸颊说道。

——就算提醒他要注意休息,也只会一笑置之坚持自己没问题的日向,每一次出了状况之后都会拜托狛枝不要将真相透露给其他人,企图借此掩埋身体每况愈下的事实。不知道是不是幸运的才能发挥了作用,恰巧前五次都没有其他人在场,也就顺利地实现了日向的愿望。

“这个我是知道的,”日向将遮挡额前的手移开,望着狛枝略微无奈地笑了笑,“但还是想要尽可能地多做一些,毕竟要完成的任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多。”

“就算是获得了才能,也不要太过得意忘形的好,前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总是让我看到你羸弱的一面,是故意的吗?我到底还是会担心会困扰的啊。”说完,狛枝将撑起上半身想要坐起来的日向稳稳地扶着靠向床头。

“越是痛苦越是想要去做得更多,随后身体就变得愈发脆弱不堪,恶性循环就这么每天在我眼前上演。日向君……至少,考虑一下我的心情……”

“……对不起啊,狛枝,作为恋人我好像还是不够格。”歉意地笑着,日向向狛枝伸出手,在得到对方的回应后紧紧地握住了狛枝的手指,“总之,以后会尽量多和你在一起的。我自己也意识到了,时间的有限。”

狛枝点了点头,凑过去轻轻地吻了吻日向的前额。感觉到日向的手臂环住了自己的后颈,狛枝轻轻地抱住日向的背脊,吻上对方的嘴唇。

 

日向意识到现在的这副身躯难以承载神座才能的重量,是在与狛枝开始恋人关系的三天后。睡觉时突如其来的心悸,从椅子上站起来而袭来的晕眩和一点一滴流失力气的四肢,这些都还只是最初的征兆。一开始他对注意到了异常的狛枝以感冒为借口蒙混了过去,可是所谓的“感冒”迟迟不见好转,随着工作强度的有增无减,进而恶化到胸口的钝痛和头疼难眠。朝夕相处时这些症状显然无法瞒过观察力敏锐的恋人,终于在几天后演变成了狛枝单方面对日向的质询。

“所以说,才能的代价就是,日向君的身体会一天天腐朽崩坏,最后早早地结束生命是吗?”听完前因后果,沉默了一段时间的狛枝垂着头问道。

“确实是那样……不过不用说得这么耸人听闻吧。”虽然是关于自己生死的问题,日向仍然试图让彼此的心情都轻松一些。

在奇迹般地获得神座出流的才能时,日向就对这样的情况有所觉悟。就普通人来说,获得才能必然伴随着一定的损失,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日向创牺牲了全部的情感和兴趣,那么现在找回了人类情感的他再次得到才能,需要交出的就是健康,甚至是生命。

可是日向并不想死。虽然结局看似已被敲定,他还是希望能尽可能活得久一点,再多创造一些和狛枝在一起的回忆。明明已经扫除了未来路上的一切阻碍,明明才刚刚与狛枝心意相通、互相理解,仅仅过了三天就让他意识到自己生命所剩无几,未免太过残酷。真希望能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到狛枝那里去,越多越好。

尽管如此——

日向看着沉默不语的狛枝,倾身过去用双臂抱住他。“我想要和你一起,度过更多的时间,一直一直地不用分开。可是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愿望,等到了结它之后,我剩余的生命,都会由你和我来支配。”

日向仅剩的愿望,即这个世界。如果不是拥有了才能,也许想要赎回自己作为神座时的罪孽的想法还不会那么强烈。这个世界还在艰难的振兴中,不管怎样,日向也想好好用才能做一些弥补。这样的愿望很奢侈,却有可行性。身体被用力地抱紧,柔软的头发蹭在脸颊边,日向埋首在狛枝的怀里,默默地对恋人说了一句抱歉。

但愿,时间能够仁慈一些。

可惜的是,时间的前进从不会因为谁人的愿望而放缓。日向那支撑了过多才能的平凡人的躯体,如同预先定好的一般,到达极限后在某一天快速地崩溃了。即使是住进重症监护室,接受最为先进的治疗也对他毫不奏效。二十几位超高校级在他的病房外等候,轮番地进去照看他,奔波联系各地的医院,甚至向不存在的神明祈祷他的康复。狛枝整天整夜地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注视着安睡的日向,连罪木都撑不住去休息时他仍然留在那里。他向自己鄙夷的幸运的才能恳求——只要这份幸运能让日向创健康地出现在他眼前,那么任何不幸都能承受——,然而接到的只有来自医疗组的一张又一张的病危通知单。不同于江之岛盾子的绝望在众人心中漫开,那是一种,即将失去所爱之人的,悲切的绝望。

三天后的清晨日向睁开了双眼,再一次如他所愿的,除了狛枝外没有人发现他的苏醒。他对走进来在他床边坐下,双眼下有着浓重黑眼圈的狛枝勉力扯出一个微笑,随后费力地抬起身拿起床边柜子上的水笔,在他预先就准备在那里的白纸上写道,

“托我向大家表达我的感谢,”

“这次对不起了原谅我吧,”

“至少,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写完后日向将白纸塞到狛枝手里,强忍住睡意看着狛枝读完纸上的字,随后缓缓地放松身体,将沉重的双眼合上。

——画面定格在这一幕,作为日向创人生的终结。

 

现在,能够再一次醒来,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日向不知道该说是幸还是不幸。他等着狛枝的答复,几乎要放弃时,终于听到狛枝的声音响起。

“刚开始决定实施这个计划时,收到了很多的阻止和妨碍啊,大家都认为我的想法风险太大,一段时间内都不愿意给予我帮助。”狛枝开朗地笑着,握住日向的双手,“因为我实在没办法在没有日向君的世界里生活,那样的话不如死掉更好。可是我的才能使我连接近死亡一步都做不到,所以我只好拜托别人从日向君的大脑里提取出脑细胞,总之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步骤,在新世界程序里再造了你的虚拟人格。”完全没有在意日向错愕的神情,狛枝继续说着他在日向死亡后一切的所作所为,“这样,我们可以继续生活下去,一直一直地在彼此身旁。另外不要想着自杀以逃离程序,在程序里死亡的话,我们的灵魂就会无处可去最后彻底消失掉,你的也是,我的也是。”

在日向因为他的话而呆住的时候,狛枝温柔地抱住恋人的身体,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

“其实日向君能顺利地苏醒,我真的很高兴啊。很快就能开始新的生活了。”

怀中再熟悉不过的体温和气味让狛枝眷恋地蹭了蹭日向的颈间。

 

——期待已久的成功终于到来。在制造出你之前,已经有过太多失败品了。

将日向安顿到自己的小屋之后,狛枝来到原本日向的屋子门前。这间房子上了锁,即使日向找遍全岛也不会找得到钥匙。狛枝将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已经看了无数次的景象。

残缺的日向创的虚拟人格放满了整个房间。缺了手臂的,双腿断掉的,甚至没有头颅的,日向创们或是躺在床上,或是靠着柜子坐在地上,或是直接横卧在地板上,乱七八糟地占据了小屋的空间。它们的身体各处闪着数据碎片,透明又稀薄,一副行将消失的样子。狛枝望着这些日向创的失败品。

很快这些东西也就要没有意义了,作为垃圾删除掉就好。狛枝回想起曾经的失败经历,每次满怀期待地迎来新的日向君时,会看到失去语言功能的,没有理智胡言乱语的,还有身体残缺,各种各样的日向君。虽然失望,狛枝仍会把这些失败的虚拟人格好好地放置在日向的小屋里。将死亡的脑细胞再塑成虚拟人格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成功率本来就相当小,是无限接近于零的可能性,但是只要持续地尝试下去,一定能找到那个真正的日向创,——没错,就是今天这个,会对自己的处境提出质疑,具有理性的日向。

现实世界中,日向在逝去之前曾经让狛枝好好地活着,可是那样的要求在紧接着凶猛袭来的绝望面前根本成了一句无力的言辞,或者说是一个过分苛刻的束缚。自己死掉却想要让恋人独自活下去,怎么说也太不公平了。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要求。但即使狛枝再怎么谴责日向的离去,他仍然得面对,日向创已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任何地方这样一个事实。最大的希望轰然崩塌,只是一个瞬间的事,他感到无法再习惯这样的世界,也无法习惯这一整个人生。他很清楚自身的幸运会永远将他束缚在生的世界里没法逃脱,所以,想出了如此疯狂的解决方法。

狛枝不期待知晓了真相的日向能够原谅他的所作所为,甚至,也不明白自己是否原谅过日向的擅自离开。但至少在遥远的终结前,他还是想要和日向在一起,尽可能多的时间。

走出小屋时狛枝带上了门,门锁栓上时,里面的人格碎片们也一起应声消失。

 

 

Fin

评论(17)
热度(49)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