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欺负一下日向桑而已

卫生间破处梗,惯例的很黄很暴力,非常暴力。

算是最近负能量的体现。(什么鬼)

进入希望峰之前的日向桑也很有工口的资质啊。

不吃性转者请谨慎下拉。


----------------------------------------------------------------------------

是在前段时间谣言在班级中流传开来。下课的时候,知情者围作一团窃窃私语,不时有人发出惊讶的呼声,随后被旁人喝止。最初只是三四个人的议论,后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谣言进而迅速地向年级中扩散出去,茶余饭后能听到的都是同一个话题。

说的是那个叫日向创的女孩子是个相当有手段的bitch,还和学校高层搞援交的事情。

虽然只是捕风捉影没根据的消息,甚至很大一部分都是学生们在说闲话的时候添油加醋,为了增添戏剧效果而捏造出来的情节,不过在绘声绘色仿佛亲历现场的讲述下,很多人都相信了这个传言。他们开始打从心底地把日向创当成一个不知羞耻的援交女来看待了。

充当了热心传播者的自然是女生们。女性天生就对这种不确切的传闻感兴趣,因为可以随意臆测故事的发展。更何况是内容堪称爆炸性的此事,越发吸引了她们的好奇心。不管是单纯地把此事当成无聊玩笑看待的,或是当真相信了而愤怒起来的,几乎没人在听到“日向创”三个字时能不侧目。而男生们虽然向来对这类谣言不太关心,但听说得多了也信以为真。同班的男同学看日向创的眼神也略微带上了点鄙夷。

在学生们充满恶意的评论中,最常听到的是:

——“那个平凡的日向创啊,居然要去希望之峰学院。”

你说说,是不是很让人火大?

希望之峰学院,只招收在某一领域有非常突出才华的现役高中生。而日向创,普通的国中三年级,全身上下一无是处没有任何能吸引人的特质,连相貌都是那么平凡,家世也不显赫,即使再怎么联想也没法将她与“才能”啊“希望”啊这种东西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存在,这种人,居然可以去别人只能奢望的希望之峰。

这怎么想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背后肯定有黑幕。反正在当今社会暗箱操作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了。可是考虑到那样的名门高校和普通到可以担当路人役的日向创之间的差距,女生们心中逐渐酿成了阴暗恶毒的想法。

——啊,那么这家伙果然是通过类似援交的手段,凭借身体和童贞才拿到了通行证的吧。不然,怎么想也不可能办到。

“真是不要脸,bitch。”

“明明只是那种货色,却妄想爬到众人之上去,再怎么厚脸皮也要有个限度吧。”

即使完全没有听过本人的解释也对真相不甚了解,女生们仍然把自以为是的想法深深扎根到心中,并对身边的好友大造谣言。自始至终,没有人澄清过事态,校方和老师们也不闻不问。这些反而助长了她们的气焰。

而日向创本人是否听到了这些谣言呢?一定听到了吧,就算想要刻意无视,或多或少还是会有所耳闻。那她又会有怎样的心情?会难过吗?会气愤吗?会感到屈辱吗?没人关心。

无形的障壁将她与众人隔开。大家看到的只有她一如既往隐忍的外在。曾经有不相信这件事的女生想要向她确认,却因为实在难以启齿最后退却。这样,真相就被埋到了更深的地方。

对于校园冷暴力来说,被排挤被诬陷的弱者那么多,却没有人得到了拯救。日向创从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不过,这个在几天之后就升级成了真正的暴力事件。

 

“快点啦,被老师发现就玩完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那么多要求啊。”

害怕被别人发现声音却异常聒噪的女学生们将被乙醚迷昏的日向创拖进教学楼的卫生间。她们的脸上挂着诡计得逞的微笑,粗暴地将日向扔到地上。

“啊哈还真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这么轻易就被迷晕,真是愚蠢的女人。”

尖刻地嘲笑着日向创,策划整件事的X子从洗手台上接了一面盆的水,泼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被害人。

“唔嗯……?!”

忽然被冰冷的水弄得湿透全身,苏醒过来的日向创睁开了眼睛缓慢地眨了几次。在看清环绕着她并且钳制住她手脚的女生们时她不由得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你、你们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X子笑着俯下身,手指轻佻地滑过日向的脸颊,“只是来确认一件事而已。呐,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像你这样的人啊,能去希望峰什么的,我真是想多少次都难以相信呢。”

慌张的神色淡去,日向鄙夷地皱了皱眉躲开了她的手。

“又是这句话。你们就不觉得累吗,天天说这件事,也该够一点了吧?”

“哎…还真是挺嚣张的啊,”显然没有料到日向会这么镇定,X子挑了挑眉以表自己的惊讶,随后借着优势一把抓住了日向的头发,用手指捏住那根碍眼到过分的呆毛使劲地拉扯。

“咿……!放开啊很痛的!”

在看到日向的眼角溢出生理性泪水时X子露出狰狞的笑容,手上越发用力。

“死bitch,给我哭得再可怜一点呀?”

从发际传来的刺痛使心中的怒火更加猛烈燃烧,日向暗暗握紧了拳头。她已经被折辱了太长时间了,到底要被欺负到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被放过,为什么偏偏是自己遭遇这种事情,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错。

“……你们这种人……,”

“哈,你说什么?”

“你们这种人,快点去死就好了啊——”

淤积在心头的愤恨一口气爆发,右膝挣脱了束缚,日向狠狠地踹在了按住她右腿的女生身上。在耳边响起惊呼时日向用起全身力量挣扎,试图在这个松懈时彻底挣脱出去。

“…喂,你给我安分一点。”

“呃、啊啊啊啊——!!”

还没反应过来,日向的手指就忽然被X子的鞋底踩上,还被残忍地碾来碾去,指关节在重重的挤压下快要碎裂开来,痛觉直达大脑。为了不让自己再泄露出更多软弱的声音,日向咬紧了嘴唇仇恨地瞪向X子,恰好对上对方同样敌视的眼神。

趁这个间隙,原本注意力被分散的女学生们再次围了上来将日向的手脚牢牢压制住。手指被踩住导致稍一动弹都会带来更加剧烈的痛楚,暂时没有心力去思考怎样逃脱的日向毫无办法地看着X子用另一只手解开了她的制服纽扣。樱花纹样的文胸露了出来,在感到身边女生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锋利又充满探究心时,日向不由得慌了神。

“你在干什么啊快点停手!!”

“啊啦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伟大的目的,我们只是想看看你还是不是处,援交女日向?”经过了残忍的蹂躏后,被X子踩住的手终于得到解放,日向小小地松了口气。手指麻木疼痛根本不能再弯曲,不去看她也知道肯定红肿了起来,随后肩膀被更加用力地按在了地上。日向开始怀疑起她们是想废了她的手再把她的肩膀弄脱臼。

“你们,在听信谣言前先长点脑子行不行啊?”

决定要去希望之峰的消息传出后,日向想就算收不到同学的祝福起码也可以风平浪静地度过国中最后一段时间。顾念着同窗情谊,应该也不会有人加害于平日从没得罪过人的她。可是随后被轻易地污蔑,听着关于自己的恶毒传言却没法去澄清,日向发现自己真是低估了人心的险恶和狭隘。他们明明一点都不了解她的心情,也不明白她的理想,就随意地把自己丑恶的想法当成正确的,现在还仗着人多势众,嚣张地使用暴力手段。到底谁才是真正的bitch呢?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已经没必要再跟她们客气。

“因为自己没能力,就质疑别人嫉妒别人,你们是比我还低贱的人吧?一辈子都在这里腐烂掉也不奇怪了。”日向以极度唾弃的眼神注视着处于上位的X子。如果能用激将法激怒她…稍微找出一点她的破绽的话,说不定就能趁机逃出去。日向尽力让自己的神情看上去镇定自若又满含鄙夷。

“低贱也好,腐烂也好,反正我们都是要下地狱的吧,就拉上你一起怎么样?”

出乎日向意料的是,X子听到指责后全然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这算什么,承认自己罪行的态度未免也太坦荡,太理直气壮了点?没有办法激怒对方反而让日向自己焦躁起来。不过本来就没有打算和她们多费口舌,日向索性开始乱蹬乱踢地挣扎起来。反正只要逃出去就好,遇到老师的话看到这种事态也不会放着不管的。

日向用力地想要抬起手臂,可是刚一离开地面就被重重按了回去,双腿也被牢牢地扣住,钳住她手脚的女生似乎了解了她的挣扎方式,能借着体位优势将她完全地按在地上,比绳子和镣铐还管用。

“啧,你们……!咳……”

喉咙里突然袭来的强烈窒息感和恶心感让日向噤了声。在视线里放大了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虽然力道不大但是拇指恶意地按压住了咽喉。由于生理反应日向微微地将舌头探出了口腔,泪水也迅速地漫上了眼眶。潜意识里不想让她们看到自己的丑态,日向只能尽力扭过头去,她第一次有了“说不定会死掉”的想法。

“诶快看啊,这个罩杯真不错呢,就是靠乳量才让学校上级同意了援交的吧?”

周围响起了淫猥程度不下于男生们观看AV时的笑声,接连的附和声中仿佛存在着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一般。忍受着喉咙被掐住的窒息时,胸部被肆意揉捏的疼痛也传达到日向的大脑。被力道这么大地捏来捏去真的会很痛的啊她们难道不知道吗?受够了为什么非得遭受这种待遇不可?喉咙里发出漏气了一样的声音,隐约是“求你了”的音节,承受不了重压的身体已经先日向的理智一步作出了求饶。

“……咳咳咳咳咳…!哈啊……”

在日向快要因缺氧而昏迷的时候,喉咙被猛然放开,空气大量涌了进来引发了剧烈的咳嗽,咽喉因为痉挛而火烧火燎的疼,呕吐感翻涌而上。窒息的痛苦一时半会间没法缓解,日向软软地瘫在了地上。如果说之前是有反抗的心却没机会,那么现在就是身心都完全地放弃了。

看出日向已经听话了之后,X子向身边的女生递了个眼色,按住日向双腿的女学生立刻动手将她的制服裙脱了下来。

“正戏,现在才要上演呢。”X子从衣袋里掏出体积硕大的假阳具,炫耀一般地用它戳了戳日向的脸,“虽然一开始想要用文具,不过谁也不愿意脏了自己的东西呢,只好买了这个,你可要好好感谢我买了最大号的啊,感觉应该会不错的吧。”

“……不…不要啊,你在开玩笑吧,”之前日向心中一直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着不管怎样都不会做到那个地步,直到内裤被强行脱掉,即使再怎么努力并拢双腿还是被分开的时候,她才真切地意识到她们不是在说笑。

“诶颜色还是这么正经啊…不可思议呢。”

就算同样都是女生,被别人直接地看着腿间仍然是让人羞耻到想要一死了之的事情。头顶响起了调笑的声音,日向快要被涌上心头的耻辱感给逼疯。

“混蛋快点放手啊——!!”

“…咿!!”

手指伸了进来。身体被异物刺入的酸痛第一时间地到达了日向的脑神经,内壁条件反射地吸住了探进的指尖。疼痛让日向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居然这么简单地就被…同性侵犯了。冰凉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前进,在推进了两个指节后退了出去,一瞬间加剧的酸痛——虽然只是生理反应,却把日向心中到现在为止的委屈伤感和屈辱推到了最高点。

“……不要啊,……求你了快点住手吧……”

几个月来,不管听到多么难听的诽谤都没有哭泣过的日向,再也没法忍住泪水的滑落。已经不想再忍耐下去,也许是时候放弃那种名为“自尊心”的东西了。

“会痛成这样的吗,我以为援交过之后你会适应一些的诶……?”

“所以都说了我没有援交过啊……!还要我怎么说啊?!”

听着X子全无怜悯地表达质疑,日向噙着眼泪嘶声喊道。怎么会这么没有同情心呢……为什么会有残忍至此的人。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没有援交也没有暗箱操作,只是以合法的方式进入憧憬的学校,却被欺负到这个地步。是不是连命运多舛都不足以形容了?

X子似乎是被她的辩驳弄得不耐烦了的样子,厌恶地擦了擦手之后将假阳具抵了上去。入口的皮肤感知到明显变大变坚硬的异物,日向绝望地察觉到了接下来自己会被怎样对待。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恳求。

“真的求你了……不要做那种事……”

“你们按住她的嘴,被别人听到的话就麻烦了。”

“不要!!……呜呜呜?!?!”

下一刻这辈子从来没体会过的痛感把日向整个人都吞没了。尺寸超出可接受范围的阳具捅进了她的身体里。以下身为中心疼痛向外辐射开,连大腿都在痉挛,那种感受不亚于一把尖刀直接插进来。由于嘴被按住,日向的痛呼都扭曲成了模糊的呜咽,胸口充满压迫感,有种内脏要吐出来的错觉。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有对未来的绝望在四处流窜,除了痛觉外全身的感官都失效了。

在体内慢慢前行的异物遇到了一层薄薄的障壁,然而只是稍加用力那层障壁就被摧毁,附加的疼痛对已经麻痹的身体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了。她回忆起接到入学通知的那一天,即使名头不是那么好听,但也仿佛看到未来在自己面前铺陈开,那种心脏被希望和幸福填满的感觉这一生还是第一次。可是未来似乎是抛弃掉我了,尚未被痛觉占领的大脑一角,日向悲哀地想着。

“X子…她那里怎么流血了?”

“诶真的假的,”X子看着沾到自己手上的点点猩红,“喂,难道说还是处吗?”她将视线转回到日向脸上,发现之前那拼命反抗的眼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完全失焦了的灰暗双眼。不知何时模糊的呜咽消失了,手脚被按在地上的少女像是死了一样无声无息。泪痕遍布的脸X子见过很多,可是现在的日向创她却莫名有些看不下去。

“差不多该结束了,反正也知道了她还是处的事情。我们走吧。”X子站起身,不知是反感还是尴尬地掩了掩嘴。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招了招手示意众人回去。尽管没法理解她仓促潦草的举动,女生们还是点了点头放开了日向的手脚,尾随在X子之后离开卫生间。

“诶你们,怎么不去上体育课?快点去操场集合。”

“啊好的老师,我们这就去。”

 

“说起来啊,你们班的日向同学好像好几天没有来学校上课了,班主任麻烦你注意下啊。”

“她啊……尽是个会添麻烦的孩子,还是别管她了。”

 

Fin


评论(2)
热度(29)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