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R18】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因为太重要了所以说三次。

所以就是……嗯我直说吧,姨妈play。而且是单性转,大概,真的会戳到很多人的雷点,所以请谨慎下拉。

---------------------------------------------------------------------------

“已经不行了…狛枝,稍微…慢点…”

腰肢被甜蜜的感受侵蚀,情欲不停歇地冲击着理智,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日向除了不断将饱含着索求的炽热叹息吐出口之外什么也做不到。抱住狛枝的手臂因为汗水的湿滑而快要坚持不住,然而接受对方热烈的亲吻时日向仍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依附着狛枝一般环绕住狛枝的颈项。

“日向桑……”

晃动的视野里,日向看到狛枝的神情也陷入恍惚。彼此交织在一起的声音都染上临近界点的忘我和情热。

“……狛枝……要去了,呜、呜啊啊——”

承受着过高的快感,日向发出了尖细的悲鸣。大腿内侧不住地痉挛,眼前彻底成了一片白色,连近在咫尺的狛枝的脸都看不清楚,可是与狛枝紧密相连的感受是确切又真实的。她放任精疲力竭的身体躺倒下来,大口喘着气,仰望着同样到达了快感顶峰的狛枝。他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湿透了,日向慢慢抬起手帮他把刘海拨开,继而手指向下一路流连过狛枝的脸颊和下颚。狛枝捉住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在指尖留下轻吻。

“那我出去了哦日向桑?”

“唔……嗯。”

虽然有点不舍,日向还是点了点头。余光瞥到床单上拆开的避孕套包装,想到可能只有自己完全收获了欢愉,日向有些不好意思地拉住了狛枝的手臂,同时移开了视线。

“对不起…明明都说好要让狛枝也舒服的,结果还是不得不做保险…”

“这个啊,没关系的,如果不这么做会让日向桑怀孕的吧?那样会很困扰的。”

狛枝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心中仍然抱着微妙的歉意,日向只好露出了安慰性质的微笑。而正在这时她察觉到了有违和感的地方。

尽管没有中出,却实实在在地感觉到量不小的粘稠液体在持续流出腿间。如果说是潮吹的话是不是也太多了一点……?不太妙的预感让日向有点慌张。

“……日向桑,那个,…流血了哦?”

“——?!”

心中最糟糕的想法被验证,日向下意识地用手肘撑起身体向腿间看去。

暗红的血混合在透明的体液中慢慢从刚才接受过狛枝的地方流出,湮进了床单,逐渐扩大染红的范围。即使不看也知道靠近私处的肌肤肯定也沾上了血。随着血液的增多日向闻到了隐约的铁锈味。

一瞬间的寂静。

日向愣了几秒钟之后,在爆发的害羞感中彻底烧红了脸。她慌张地想要拿纸巾把血擦掉,手伸向床头柜却没有摸到想要的纸巾盒,昨天用完的面巾纸还没有换新的。她更加窘迫地想要拿被子遮挡,可是想到沾上了血迹洗起来会很麻烦只好作罢。无奈之下只能用双手遮挡住下身,日向几乎不敢看狛枝的脸。

怎么回事啦,按理说应该在后一个礼拜才来的为什么提前了啊?!太绝望了,这个状况……而且每个月的头一天血量总是特别多……

下腹的沉重感仍然持续着,月经与刚才欢爱留下的腰肢酸疼叠加在一起让日向皱了皱眉。连床单也吸收不了的血液漫过指缝,渐渐超出日向能够遮挡的范围。

“狛、狛枝,别看啊……!”

与狛枝眼神相接时日向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和感兴趣,在恼怒和羞耻感驱使下只好抬起手试图遮住狛枝的眼睛。她忘记了自己手掌上还沾着血,也忘记了狛枝是在H方面毫无底线的类型。

“诶,如果知道日向桑来了的话也不用避孕了呢,”狛枝歪了歪头露出认真思考的样子,“没有说是为了不让你太内疚,其实刚才我也是忍得蛮辛苦的啊。”

手被狛枝握住,日向眼睁睁地看着狛枝的唇凑近自己的手指,探出的舌尖舔舐了下沾血的指腹。

……完蛋了。

日向的三观就这么被强烈的视觉效果毫无疑问地刷新。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急忙抽回手。

“你在干什么啊狛枝?!”

“诶?我有做什么不对的事情吗?”狛枝舔了舔嘴唇,再次欺身而上,凑到日向的耳边低声问道。

“不管怎么看都不对吧?!怎么可以舔啦!”

在日向满脸通红地论破时,狛枝握住了她另一只遮挡下身的手,食指蘸上还带着温热的血液。

“虽然说我不是吸血鬼的体质,不过日向桑的血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很美味的哦?”

说着不知羞耻的发言,狛枝对着脸色像是吃到樱饼一样的日向无害地笑笑,然后单手捏住日向的下颚,将食指伸进她的口腔。

“唔呃……?!!”

虽然本意只是让日向也尝尝看自己的血液,不过被侵犯了唇舌,用眼神传递着愤怒的日向看起来太可爱,让狛枝忍不住多玩了一会儿。

肆虐口腔的手指终于拔了出去,在唇边牵连出丝线。满溢的腥咸和铁锈味让日向有点想吐,就算是自己的血果然味道也是不好的,可是即使想要吐出来那些血也已经混在唾液里滑下喉咙了。看着做出过分事情的狛枝仍然笑得理所当然,怒火烧到了极点的日向毫不留情地一拳揍向了狛枝的肩膀。

“你这个家伙……!”

“唔好啦好啦,日向桑请原谅我。”

狛枝没有躲避,乖乖接下了日向的报复,然后安抚般揉了揉日向的头发。

虽然极端地火大,日向却只好暂且接受狛枝的道歉。再怎么说也是恋人,日向不可能因为这个就用装了毒药的灭火瓶把狛枝毒杀。

“日向桑,还想再做一次吗?”

“喂不行的啊你住手……!”

“可是啊…刚才其实不算很尽兴哦?”

狛枝的手指在日向的腿间滑过,轻柔地摩挲入口外侧的肌肤。

“日向桑的里面也是想要再来一次的吧?”

“唔……!说了不可以了吧,这样真的太乱来了。你现在停手的话……”日向咬了咬下唇,终于闭上眼下定决心。

“就怎么样呢?”

“等到经期过去之后,随你想做几次都可以啦,这样行了吗?”

拿出心之论破的气势,日向做出了在未来会让自己非常后悔的承诺。不过只要现在能阻止这个变态,那样的代价也没问题。

“呜哇,日向君还真是帅气呢——”


评论(7)
热度(77)
© Promised Land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